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淫河里的浪花
淫河里的浪花

淫河里的浪花


我打开一个2XXX年X月X日的文件夹,算算日期是妻子去了菜老板那里一个月左右的事情。里面有1个视频和一个文件夹。
我先打开视频,镜头中,首先出现的是一个房间,房价墙上挂着手铐,脚链,天花上垂下来数条铁链和绳子,地面上立着一个固定的木枷,木马,旁边桌子放着各种尺寸的假鸡巴、肛塞、鸭嘴钳、还有种种叫不上名字器具。
然后镜头转向屋子中间,只见妻子脸上泛着红晕,嘴唇娇艳欲滴,盘着头发,头戴白色的头纱,双手戴着长袖的白色露指手套,双手举到头上交叉。
脖子上戴着一红色个狗项圈,链子牵在菜老板的手里。身上穿了一件白色紧身的蕾丝束腰衣,衣服很短,把一对大奶子和下体都露了出来。
奶子根部8字紧紧的绑了一圈绳子,把一对个奶子勒成两个圆球,左右边的乳头上各有一朵红色玫瑰,左边奶头的玫瑰下面有个红色的字条,也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
不过妻子的下体有一朵红色的玫瑰花,把大半的阴毛和小穴都挡住了,也没看见是用东西什么固定的,也许是插在妻子的骚逼里面吧。两条玉腿也穿着白色的蕾丝吊带丝袜。打扮的就像是出嫁的新娘子一样。整个人艳光四射,让人一看就想狠狠的肏她。
这时镜头对左边的奶子给了个特写,字条上写着[猪新娘-母狗:李芷珊]。还能看见玫瑰和字条原来是用图钉钉在妻子的乳头上,
然后妻子面对镜头转身,不过妻子侧过身时却发现妻子的小腹鼓了起来,好像怀胎了三个月一样。
但是妻子才去了菜老板那里一个月,哪怕怀孕了肚子也不会这么大啊,然后妻子转过身来背面对镜头,只见挺翘浑圆的屁股上,在菊花里插了一个翘起来的白色狗尾巴,然后妻子对着镜头摇动着屁股,带动着上面的尾巴也一起摇动,看起来简直就是一条母狗。
然后镜头移向妻子的美脚,可以看见一对穿着粉色鱼嘴高跟鞋的玉足,镜头拉的很近,一对玉足占据镜头的三分之二。然后镜头顺着一双穿着蕾丝白色长筒丝袜的美腿往上移动,把美腿上的每一个细节都巨细无遗的拍摄了下来,镜头一边移动,妻子还不停的变换姿势和旋转,让镜头拍的更加诱人。
镜头再往上移,只见一朵红色的塑料玫瑰花挡住了小穴上面,只有2片阴唇分开,包住了玫瑰花下面,然后镜转到后面,同时妻子也很配合的撅起屁股,用戴着双手的白色露指手套的按着阴唇把小穴掰开,让摄像机从后面把小穴和会阴拍的更清楚。
可以看见妻子的小穴还像鱼嘴一样不停的开合,小穴的淫水把下体的阴毛都全部打湿了。
但是这个时候好像旁边的人还不满意,一只粗壮的手狠狠的抽打在妻子的屁股上,打的妻子啊的一声惨叫,白嫩的屁股上顿时留下一个红色的手印。
同时听说菜老板说:“把骚逼掰开到最大,给大家看看你的便器子宫”
妻子听话的分开双腿,呻吟着把左右手的手指插了进去,虽然妻子不敢违背菜老板的命令,但是因为姿势的问题每只手也只能插进3个手指的第一个指节。
可是妻子的小穴很紧,一下子插进6根手指已经到了妻子的极限,妻子也只能把小穴掰开了一个二指宽的缝隙。
菜老板见状很不满意,握着妻子的双手,然后用力的掰开,一下子就把小穴掰到拳头那么大。
妻子惨叫道:“啊~~~好痛,逼要裂开了~~~啊!老公求求你,放开我”
菜老板不屑的说:“肉便器装什么装,晚上给老子洗脚的时候,你的骚逼连老子的脚都可以放进去,这下算什么,自己用手撑着逼,要是松手了,老子把你的骚逼缝起来。”
不过也多亏了这段时间在菜老板这里的轮奸,妻子的小穴在被上万人肏过之后,承受能力有了极大的提高,虽然嘴上在惨叫,但是双手却坚持着把小穴撑开。
这下镜头里可以清晰的看见妻子的小穴深处,可以看见阴道壁在不停的蠕动,阴道尽头的宫颈已经张开,宫颈里插着一个塞子一样的东西,看样子妻子的子宫里被灌的满满的,就是靠了这个塞子,子宫里的东西才没流出来,也不知道菜老板在妻子子宫灌了些什么。不过妻子这个公共厕所,里面被灌得除了精液就是男人的尿,灌得的这么满,也许是尿和精液混合起来也说不定。
然后菜老板右手握拳,猛的捣进妻子的小穴,直打的淫水飞溅,然后整个拳头带着妻子的手指都怼进了小穴。
突如其来的淫虐让妻子觉得自己的小穴被撕开了一样,但是剧痛中带来的别样的快感又让妻子欲罢不能,强烈的刺激让妻子惨叫一声,双腿条件反射一般的夹紧,然后人翻着白眼就软倒了,一时间妻子是靠着小穴里的拳头人才没有倒在地上。
这时候老大从侧面过来抓住妻子的项圈把妻子上半身提起来,然后听见啪的一声响,随后妻子啊的惨叫一声从失神中醒来,然后就见妻子用双手托挤乳房,挺起身子。左边奶子上还有一个红色的掌印,原来刚刚老大扇了妻子的奶子。可见妻子也不知道被菜老板他们调教玩弄过多少次,已经变成和他们有很深的默契的性玩具。他们几个光是用动作就能命令这个性玩具。
不过因为妻子的奶子被狠狠的扇了,奶头上的玫瑰有些歪了。老大捏着妻子的奶子说道:“看来图钉还是不行,试试大头针怎么样”然后从旁边拿起一盒大头针。
妻子哀求道:“不要~~~不要,扎奶头好痛。”虽然嘴上说着不要,但是妻子的双手却托着奶子以便老大扎。
老大笑道:“你个贱货,嘴边上说不要,但是骚逼的淫水流的比谁都多!看老子把你搞上天。”
然后起大头针,穿过玫瑰,对准妻子的乳头中心,把大头针全部扎了进去。
妻子淫叫:“我不是贱货,不要扎奶子!啊~~啊~~扎到里面去了。受不了了~~~啊~~~奶子要被打爆了”原来老大为了检验玫瑰固定的是否牢固,正左右开弓狠狠的扇着妻子的奶子,把奶子打的向一个沙袋一样左右的摇摆,原本白皙乳房上面留下了一个个红色的掌印。
这个时候菜老板也没有闲着,啵~~的一省拔出拳头,在镜头无数散落水花反射的光芒中把妻子的双手带了出来。然后左手大拇指扣着妻子的肚脐眼狠狠抓住妻子鼓起来的小腹,固定着妻子的下体,接着右手像拳击一样向者妻子的小穴打去。
小穴里因为没有了妻子的双手,空间大了许多,菜老板的拳头和半个前臂都很顺利的怼了进去。妻子“啊~~”的惨叫一声,从失神中醒来。然后菜老板手臂像是打桩的一样的大力活塞运动起来,每次都把手整个抽出妻子的体外,然后才用拳头狠插进去,每插一次,妻子的骚屄都溅出一股淫水。
妻子惨叫到“啊~~~啊!好疼~~~不要~~屄~~屄里~~~啊~~骚屄被打烂了~~啊~~~~不要~!”
妻子想伸手护住骚屄,但是才伸手,就挨了老大一耳光,老大呵斥道“母狗没我的命令不许把手放下了,继续托着你的骚奶子,下次再这么没眼色,老子大耳刮子抽死你”
妻子只好忍着菜老板的淫虐,双目含泪委屈的用双手托举自己的乳房,以便迎接老大的巴掌,老大也不客气,继续左右开弓用手掌检验妻子乳房的弹性。
很快,菜老板的拳头把塞子顶进了子宫,捅开了宫颈,然后在子宫里猛烈的顶着。
妻子仰着梨花带雨的俏脸,高声呻吟求饶:“啊~~~啊!好疼~~~不要~屄~~屄里~~~啊~~骚屄被打烂了~~啊~~~~塞子被打进子宫里了~~~啊打到子宫了!啊~~子宫要被打破了~!”
“哇呀——”随着妻子的惨叫菜老板的上臂几乎完全进入了妻子的身体。妻子美腿踮着脚尖,不停地打摆子。
菜老板丝毫不在乎妻子的哀嚎,手臂好像打拳击一般,猛干妻子的骚屄,拳头飞快地在她的屄里进进出出,手掌在妻子的子宫里握成拳头,不停地使劲地殴打妻子的子宫,使劲捣她的骚屄。
妻子哀叫道“啊~~~啊~~~老公,不要,手捅进人家的子宫了~~~啊~~~公厕的屄要被你捅烂了~~~啊~~~啊~~~老公~~不要,啊~~~不能这样玩人家的骚屄~~~啊~~~啊~~~不能这样打子宫~~~啊~~~子宫要被打坏了!”
另一边菜老板手臂越插越深。整个手臂直到末肘,整个拳头都深入了妻子的子宫,妻子的小腹上都高高鼓起来一个拳头的印子。
菜老板还不罢休,在妻子子宫里的手忽然张开,然后用手指抓着妻子的子宫,蹂躏着妻子的子宫内部,甚至还抓着妻子子宫往外面扯,在妻子腹部都可以看见里面一个大手抓出的凹陷,然后那个凹陷还不停向收缩,真不禁担心妻子的子宫就这样被扯出来,人被菜老板玩死。或者子宫彻底被菜老板给废掉。
不过后来妻子又容光焕发的回来,并且还怀上了杂种,看来妻子是没事的。
妻子哀求道:“啊!!!不要~~~老公你不能这么玩!!~~老公你玩死公厕了~~~啊!~~~~~~~屄被捣烂了。啊~~~~公厕的子宫真的要抓破了!啊!~~~老公求你了!~~~不要这样玩!啊!~~~~~求求你!~~啊~~~~不要~~~~救我!哇~~~~公厕的屄要被干破了~~~”
妻子的哀嚎只能让菜老板更加兴奋,笑道:“老子干的就是你这个骚货,老子非干烂你的骚屄。”
说着菜老板更加大力了,两只手臂交替着,噗噗的使劲捣着妻子的屄。
同一时间老大右手握住妻子左边乳房的中部,手掌使劲合拢,把乳房捏成一个8字,乳头和乳晕的部分被捏的鼓成一个圆球,然后也不断的用大头针扎进妻子的奶头。因为被扎了太多的大头针,那个写着[猪新娘-母狗:李芷珊]的字条紧贴着妻子的乳晕被扎成了一个环形。
然后老大又捏着妻子右边的乳晕和乳头,把妻子的乳头扭成了一个麻花,然后拿起大头针从麻花的侧面扎进去,看的出来他是想把妻子的乳房固定成麻花状。这时妻子的每个乳头上都被老大扎了十几根大头针,每根针头都穿过妻子的乳头深深的扎进乳房里,只露出一点点的针头。
妻子看起来似乎被菜老板他们淫虐的很惨,虽然奶子被扇,被针扎,小穴和子宫被像沙包一样的被打,但是除了乳房和子宫痛楚之外,带给妻子的是一股强烈的快感。随着妻子阴道渐渐适应了菜老板的拳头,骚屄传来一股股强烈的快感,乳房上夹杂痛楚的异样快感更是让妻子欲生欲死,强烈的快感简直让妻子欲罢不能,嘴上虽然在哀求,但是身体却在迎合着菜老板他们的淫虐。
随着蔡老板频率越来越快的拳头了,和乳房上越插越多的大头针,妻子的小穴的淫水如泉涌一般,每次蔡老板的拳头插进骚屄都会挤出一汩汩的淫水,骚屄里流出的淫水甚至顺着菜老板的手肘滴了下来,可见妻子马上就要到高潮了。
菜老板见状忽然把拳头拔了出来,妻子立刻觉得很空虚,哀怨的淫叫道:“哎~~~不要停嘛~~~老公继续嘛~”
菜老板一脸奸笑的道:“你个骚货怎么又想要了,刚刚不是求我不要怼你的骚屄吗?”
妻子这时候已经彻底地被慾望支配,立刻喊道:“干暴我的子宫,怼烂我的骚屄,捏暴我的奶子。我就是一个公厕母狗,使劲干,干坏为止。“
菜老板得意的一笑,拳头直捣骚屄,一下子整条前臂没入妻子的子宫,都可以看见妻子的腹部被高高顶起来一个拳头的形状。
老大见状也拿起大头针,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妻子的乳头上猛扎。一边扎一边狠狠的说:
“还说你不是贱货!扎你几下你都打摆子了”
妻子托着乳房淫叫道:“我是贱货,捏暴我的奶子!~~~啊~~好爽~~再扎~。我就是一个破烂货~~~啊~~,就是那里~~~啊~~,要到了~~~啊。”
只见妻子反着白眼,双腿伸直背弓起来,屁股撅着向后顶,浑身抽搐,在双重强烈的刺激之下被菜老板他们搞到了高潮。
菜老板得意的把拳头拔了出来,只见妻子的骚屄和屁股一阵阵的抽搐,整个骚屄现在变成了一个巨大肉洞,从拉近的镜头里面可以看见妻子的阴道和宫颈也在不断的抽搐。甚至可以看见宫颈的那个塞子被不断被顶向往外面,原来菜老板从子宫拔出拳头的时候顺手把塞子塞住了妻子的宫颈。
不过虽然菜老板这样玩弄妻子的小穴,但是玫瑰却没有变形或者掉落,随着镜头的拉进,可以看见原来玫瑰花的花柄插入妻子的尿道,也不知道插了多深,难怪可以挂这么牢固。
妻子的乳房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插大头针的针座,上面插了几十根大头针,尤其是乳头和乳晕,看起来就像卖冰糖葫芦的靶子一样插满了大头针,远远望去好似妻子戴了一件银光闪闪的特别胸衣一样。
....[ 此帖被creazing在2017-10-07 13:51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