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小情人少妇
小情人少妇

小情人少妇

??这一刻,他很自然的想到了孙玉,想到了秦氏三姐妹。-
  刘老虎也想到了,只是他知道的不够多。
-  “你不会是认为那个女人会帮你吧。”
-  他瞪着眼睛看着虎娃说道。
-  “我还没幼稚到那种程度。”
-  虎娃顿时摇摇头,嘿嘿一笑道:“有些事情现在还不到说的时候,不过你放心,关系我肯定是能找下的,而且是大关系,很稳妥的大关系。”-
  他说着,眼睛里带着一股兴奋的光芒。-
  村里的事情很快就告一段落了。
-  因为刘大壮在家的缘故,虎娃这段时间很乖,就连刘美丽家里都没去。-
  这一天,他正在家里吃饭,忽然外面的大门被人推开了,虎娃顿时抬头一看,就看到林清丽正拎着一袋鸡蛋站在门口。-
  她今天穿着绿白相间的短袖,黑色裤子,还戴着一个白色的帽子,正好把清秀的面庞给遮住了一半,不过虎娃还是立马把她给认了出来。
-  “哎呀,你来了啊。”
-  虎娃立马就叫着迎了上去。-
  “咋啦,我不能来啊,你是不是都忘了,今天要陪我去县里啊。”-
  林清丽瞪着他问道。-
  “没,哪能忘了啊,我记得呢,我这不,就准备吃了饭去找你啊。”
-  虎娃立马说道,心里却长呼了一口气。-
  因为,他的确把这档子事给忘了,而且给忘得干干净净的了。-
  如果不是看到林清丽,她开口说出来了,他怕是要闹出笑话了。
-  就在这个时候,刘老虎背着手也从家门口走进来了。
-  看到他,虎娃立马就迎了上去。
-  “哎呀,刘叔啊,正好你也来了,我今天早上不是给你说了,我今天要陪一个朋友去县教育局取东西啊,她正好来了,我们正好一起去县里。”
-  他说道,冲着刘老虎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刘老虎一愣,然后看向身旁的这个女娃,顿时明白了虎娃的意思。
-  “喔,我就是来问问你咱啥时候出发的,现在都十一点多了,她来了正好。”
-  他立马接过话头,看着林清丽问道:“你不是我们村的吧,你哪个村的,你爸叫啥啊,我兴许认识呢。”-
  林清丽听到林老虎问他,立马说道:“我是旁边小王村的,我把叫林清源。”
-  在村子里,碰到长辈问一下家里家长叫啥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她也不介意。
-  “哎呀,你是清源的女儿啊,都长这么大了啊,还认识我不,我是刘老虎啊,你小时候我还经常到你家去呢,你爸炒瓜子的技术都还是我教他的。”-
  刘老虎立马就兴奋了起来,看着林清丽说道。
-  林清丽一愣,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了刘老虎,继而才有一些印象。
-  “我想起你了,你是那个瓜子大王。”
-  她指着刘老虎说道:“我当然记得你呢,我爸还一直给我说你的事呢,是了,刘叔,你怎么和虎娃在一起啊。”-
  听到这话,刘老虎顿时就笑着摇了摇头摆摆手说道:“什么瓜子大王啊,都是过去的陈年旧事了,你说我怎么会和虎娃在一起啊,我告诉你啊,虎娃现在不仅是村里的队长,而且还和我一起弄了个打井队,你看这旧房子,月底就要拆了,盖楼房。”-
  林清丽顿时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虎娃。
-  “哎呀妈呀,真的啊,虎娃你这么能耐啊,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出息啊。”-
  她这才看到了虎娃院子里堆着的打井用的钢支架,指着说道:“这些就是打井用的架子啊。”-
  虎娃点点头,灿灿一笑,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林清丽那张秀眉的面庞。
-  虽然说他这段时间见过的美女也不少,比林清丽漂亮的也有,比林清丽清纯的也有,但是,林清丽在他心里的地位却一点都没变化,不仅没有变化,而且变得更加重要了。
-  看到她的时候,他的心依旧会不听使唤的猛跳。-
  三个人一起到了县城,到了县教育局,虎娃和刘老虎在接待室等着,林清丽则是去取东西,只是他们两个还没坐一会,虎娃的眼前就发出了一声脆响,一个洋瓷水杯蹲在了他的面前。-
  他抬头一看,顿时就看到一张秀气的脸正在死死的盯着他,眼神里带着十足的火气。-
  “啊,你,陈咏梅。”
-  看到这张脸,虎娃立马就一脸惊讶的站了起来,他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特别容易忘事,如果不是她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话,他早就忘了自己还认识这么一号人。
-  “哟,你还记得我啊,哼,你不是说好的要来看我吗,怎么现在才来。”
-  她也不管刘老虎在身边,就逼问着虎娃说道。
-  看到刘老虎古怪的看着他,虎娃顿时灿灿一笑,这才看着陈咏梅低声说道:“我不是给你说过了,我要半个月后才能来嘛,现在正好半个月,我没食言。”
-  他说着,眼睛不断的看着门口的方向,就担心林清丽忽然回来了。-
  “怎么,怕你的女人看到啊,哼,你放心,我不会缠你的,老娘我对你没那么大的兴趣。”
-  她说着,就一摆身子,扭着屁股往门外走去。
-  她的屁股很大,穿着黑色的工作服裤子紧紧的贴在腿上,走路的时候,看着性感极了,不光是虎娃,刘老虎的眼睛也紧紧的盯着她的屁股不放。-
  “追上去啊,追啊,你不追我追了啊。”
-  刘老虎小声的冲着虎娃喊道。-
  对这个女人,他的确是动心了。
-  “那你去,你只要能追上,算你有本事。”
-  虎娃冲他没好气的说道。-
  他原本以为刘老虎就开个玩笑,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刘老虎还真的拨了下自己的头发,跟着陈咏梅追了出去。
-  “我擦,老牛吃嫩草。”
-  看着他的背影,虎娃不由一愣,气冲冲的说道。-
  “算了,刘老虎今年才三十多,比陈咏梅也大不了多少,就让他们折腾去吧。”-
  他这样安慰自己,心里顿时就舒服的多了。-
  虎娃一个人无聊的等着,过了有十几分钟,林清丽就回来了,只是这个时候依旧不见刘老虎回来。
-  “哎,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刘叔呢,哪里去了啊。”
-  林清丽见到只有虎娃一个人在,顿时就奇怪的问道。
-  “没事,他出去办事了。”-
  虎娃打了个慌说道:“现在才一点多,要不,我们出去逛逛吧。”-
  好不容易能找个机会和林清丽一起出来,他也想好好表现一下。
-  只是林清丽并不买账。
-  “不行的,我要赶紧回学校去。”
-  她摇摇头说道:“下次吧,现在学校的事情好多,按说我今天都不能出来的,只是没办法了,明天学生就开学了,我的教案都还没写呢。”
-  “可今天是星期天啊。”
-  虎娃争执了一句。-
  林清丽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他笑了笑,说道:“下次吧,下次我一定陪你逛逛,今天真不行,我刚工作没多久,如果不认真做教案的话,万一误人子弟了,我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了啊。”
-  她把这话都说出来了,虎娃顿时就无语了。-
  “好吧。”
-  他无奈的点了点头。那你想要个啥,我买个你,我弄打井队也赚了点钱,要不,我给你买身衣服吧,你总是穿这么一身衣服,都洗白了。“
-  他有些心疼的看着林清丽身上已经有些发白的衣服说道。
-  “这有啥啊,村里的好多娃都是弟弟穿姐姐的衣服,比我穷的人多着呢,你挣钱也不容易,好好攒着以后娶媳妇用。”
-  林清丽豁达的一笑,说道。-
  听到她这么善解人意,虎娃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说道:“你又不嫁,我娶谁啊。”
-  说完,饶是他这么厚的脸皮,也感觉脸上发烧,不由低下了头不敢看林清丽的脸。-
  不知道为何,他在其他女人面前的超级厚脸皮在林清丽面前就是不中用。
-  “噗嗤···”看到他的样子,林清丽顿时就笑了。
-  “你呀,没出息。”-
  她说道,然后脸色就变得认真了起来,看着虎娃说道:“虎娃,我知道你喜欢我,只是,我现在心思不在这里,我现在一心就想把学生给教好,做一个好老师,不过我答应你,给你一个机会。”-
  她说着,脸上带着小女儿的娇羞。-
  虎娃顿时就抬起了头,正好看到了她的这个脸色,兴奋的一把就把她给抱了起来。-
  “太好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争取早日通过你的考验的。”
-  他兴奋的说道。
-  “你先把我给放下,让人看到就不好了。”
-  林清丽被他抱了起来,急忙说道,两个脸蛋红的简直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红扑扑的,可爱极了。
-  虎娃这才感觉自己有些失态了,赶紧把林清丽给放下,灿灿的笑着看着她。-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就是,就是,太高兴了,真的。”-
  他看着林清丽兴奋的说道,因为太开心了,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  一直到走出教育局的门,虎娃都没看到刘老虎的人,心里基本能猜出来他应该是去钱来麻将馆了,那里已经成了虎娃和刘老虎在大龙县城的一个联络点了。-
  顿时就不再管他,送林清丽回家的时候,虎娃特意买了一箱牛奶,还买了好多香蕉,橘子等水果,大包小包的拎着。
-  “你这是做什么啊,难不成还想道我家去提亲啊。”
-  看着他大包小包的,林清丽顿时就啐了他一口,只是也很快就感到了自己的口误,急忙跺了下脚说道:“我可还没同意让你做我男朋友呢,你还在考验期,不要打坏主意啊。”
-  “没,没,我没其他意思,可是我去你家总不能空手去吧,太不礼貌了,再说,这些也都不是值钱的东西。”-
  他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着怎么在林清丽的父母面前表现一番。
-  伸手不打笑脸人,特别是虎娃还拎着大包小包的礼物来了,又腆着一副谁见了都没脾气的笑脸,加上他又吹的天花乱坠,很快就把林清丽的父母给折服了。-
  “哎呀,你爸刘虎我也认识啊,我们还算得上是铁哥们了,刘虎那个狗脾气啊,哎呀,没法说,你这个脾气好,圆滑,在外面混不会吃亏。”-
  林清丽的爸对虎娃简直是百般夸奖,几乎是已经把他当做了自己家的女婿了。-
  她妈也对虎娃是十分看好,特别是听到他现在已经是村里的队长的时候,眼睛不知道有多亮。
-  虽然虎娃没读多少书,可是林清丽已经选择回村里教书了,能找到虎娃这样会做事,人长的也排场,还有钱,又是官,简直完美的男人做女婿,也是个大好事。
-  林清丽自己都没发现,不知不觉中,她看向虎娃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得迷离了起来。
-
-  从林清丽的家里出来,虎娃简直感觉自己浑身都是力气。
-  那舒服的感觉,比睡了一百个女人都要爽的多的多。-
  “别得意,我爸妈喜欢你,可不代表我喜欢你。”-
  林清丽看着他得瑟的样子,顿时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说道。
-  虎娃顿时嘿嘿一笑,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分寸,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表现,好好努力,争取早日通过你的审核。”
-  他保证一样的说道,心里却在想:“你爸妈都已经被我给搞定了,攻克你只是时间问题了而已。”
-  “贫嘴。”-
  林清丽哪里知道他有这么多的心思,又白了他一眼。
-  小王村距离刘家沟并没有多远,林清丽要送他回去,被他拒绝了,正好坐上顺路的一个小四轮往家里走去,到了半路,就碰上了去县城的车,他立马就跳下车上了去县城的车。-
  到了县城,已经下午五点多了,主要是在林清丽家里消耗的时间比较长。-
  这会已经不是很热了,县城路上的人也慢慢多了起来,虎娃刚刚拐到钱来麻将馆所在的路上,就看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路边吃饭,顿时就一愣,然后跑了过去。-
  “呀,你们两个还真在一起了啊。”-
  他惊讶的看着刘老虎和陈咏梅,他们亲密的样子让虎娃都不觉有些吃味不已。-
  “咋啦,不行啊,你也太小看你刘叔了,想当年,你刘叔也是打遍花丛无敌手。”
-  刘老虎感觉在刚泡到的女人面前被虎娃给小看了,顿时就意气风发的说道。
-  虎娃却只是无语的撇了撇嘴,在心里说道:“如果你真那么厉害的话,就不会找我睡过的女人了。”
-  只是这话他当然不会说。
-  一方面是因为怕影响他和刘老虎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一方面是因为他并不想要干涉刘老虎的任何决定。
-  一旁,陈咏梅见他并没有说出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放松了许多。-
  三个人吃完饭,在刘老虎的提一下,三个人就往下街走去,准备找一家卡拉ok好好唱一会歌。-
  “皇朝卡拉ok”门口,虎娃正和刘老虎有说有笑的,虎娃,他愣住了,表情瞬间变得死灰一样的难看,死死的盯着眼前一个正一脸亲密的靠在一个四十多岁男人身边往卡拉ok里走的女人。-
  那个女人穿着一身贵气的紫色连衣裙,却穿着平底鞋,个头正好和她身旁的男人持平,显然,她是为了个子不超过男人才没穿高跟鞋。-
  女人一张精致的面庞在卡拉ok五彩斑斓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的诱人和魅惑。
-  这个女人赫然就是虎娃一直想要再次看到的孙玉。
-  孙玉正一脸甜蜜的靠在自己男人的身旁准备进去好好放纵一番,一股莫名的感觉让她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不由就回过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虎娃那张呆滞的脸,不由,她也愣住了,只是身形只是微微一顿,就回过了头,好像没有看到虎娃一样。
-  “我就是个悲剧。”-
  虎娃在心中说道,一池的苦水在他的心里缓缓发酵,然后淹没了心肝脾胃。-
  “怎么了。”-
  刘老虎看到他的表情不对,看着他问道。
-  “没啥。”
-  虎娃摇摇头,然后就大步的往卡拉ok里走去,刘老虎一愣,连忙拉着陈咏梅紧紧跟上。-
  到了卡拉ok里,开了一个包房,虎娃刚刚拿着话筒死命的胡乱吼了一会,就看到几个长的还算标志,身材也不错,只穿着三点式的年轻女孩走了进来。-
  “你们干什么的,出去,都给老子滚出去。”-
  虎娃心情正烦躁,立马就拿着话筒冲着她们喊道。
-  只是几个女孩正准备出去,他又把她们喊了回来。
-  “你们几个,都回来,过来陪我唱歌,大爷我今天开心,我开心了,一人赏你们两百块钱。”
-  他有些癫狂的喊道。
-  他现在的样子,和白天在林清丽面前的那幅温文尔雅的样子完全是判若两人。-
  如果说他白天时候还是个绅士,那么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个流氓头子。
-  几个女人本来想走,但是听到他说一人两百块之后,立马眼睛就亮了,毫不犹豫的朝他身边走了过来。
-  “他没事吧。”-
  陈咏梅皱着眉头看着刘老虎问道,眼睛却不经意的瞄向虎娃。-
  一夜夫妻百日恩,她只是有些骚,又不是婊子,对虎娃并不能瞬间彻底忘记,还是有些担心他。-
  “他没事,只是有什么把他给刺激了。”
-  刘老虎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让他疯吧,他心里难受。”-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和虎娃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虎娃的性格他还是理解一些的。
-  看到他这个样子,他立马就想到了刚进门时候他一直盯着那个女人看的那幅样子,顿时心里明白了一些,只是有些话,他是不能说出来的,特别是不能对身旁这个刚刚认识没多久的女人说。
-  虎娃此刻几乎已经完全疯了,几个女孩刚刚靠近他,就被他一把把一个拉进了怀里,然后又伸手把另一个给拉进了怀里。
-  “你们,对着话筒喊,我是婊子,谁喊的声音大,我就给她五十块钱,立马给。”-
  他对着话筒吼道,就从口袋里拿出五十块钱在手上摆着。-
  钱和脸之间哪个更加重要,这个话题几千年了一直在人类的文明中被争执不休。-
  但是最后的结果都证明了一点,钱赢了。-
  “我是婊子,我是大婊子。”-
  “我才是大婊子,超级大婊子。”
-  “你们都算个屁,我才算是大婊子,我一天和十几个男人睡过觉,你们谁能做到,谁能做到,谁有我骚啊。”
-  几个女孩竟然争相的对着话筒大吼,而目的,只是为了拿走那五十块钱。-
  这个年头,五十块钱还是个不小的数目,能买半扇猪肉,够城里一家人生活一个月,是城里人均月工资的一半,即便这些陪酒的女孩,她们出卖肉体一晚上的收入也不过就是五十块左右。-
  当然,如果她们在大城市的话,可能一天能赚一百多两百,但是这里是大龙县,一个三流小城下的三流小县城。
-  五十块,足够买走她们本就已经挥霍殆尽的人格。-
  看着她们在疯狂的大吼,虎娃则是在一旁得意的笑,笑的很狂妄,也很开心。
-  心里一直浮现着刚刚孙玉一脸笑意靠在那个中年男人怀里的样子,他的心,好像有一堆蚂蚁在疯狂的咬一样,让他难受的连呼吸都感觉难受。
-  “虎娃啊,那孙玉不过是人家的情妇,和人家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你倒是难受个屁啊。”
-  他心里安慰着自己,只是越安慰就越是感觉难受。
-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进来的五个女孩中,有一个女孩一直低着头不说话,并没有跟着几个女孩大喊,顿时就放开身旁的女人,一把把她给拽到了怀里,对着话筒喊道:“你为啥不喊,你难道不想要钱吗。”-
  他的眼睛已经开始发红了。-
  “我想要钱,但是,我也有尊严。”
-  女孩有些厌恶的看着虎娃。你不就是有点钱吗,我见过的有钱人比你多的多了。“
-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笑的很癫狂,然后一把把女孩的脑袋给压倒在自己的胯下,一把就把自己已经昂扬的擎天柱给掏了出来放在她眼前。
-  “你很高傲啊,好啊,五百块,我买你的高傲,快点,让我舒服舒服,别他妈的告诉我你不知道怎么弄。”
-  虎娃冲着她吼道,脸上的表情几乎已经扭曲了。
-  刚刚被孙玉漠视的那股难受劲再次冲上了心头,让他感觉是心如刀绞,难受的快要死过去,脑袋完全失去了理智。
-  “哇,五百块啊,小梦,快点啊,你不是缺钱吗,五百块啊,赶紧啊,我不是都教你要怎么弄了吗,赶紧啊。”
-  旁边的一个女人急切的看着女孩喊道,她是恨不得现在在虎娃胯下的人是她。
-  五百块啊,哪怕今天晚上让这个男人弄一宿她都愿意,虽然,这个男人的家伙的确是太大了,简直比驴的家伙都长,都大,但是五百块的诱惑也实在是太大了。
-  女孩还是不出声,闭着眼睛,两行清泪不由就落了下来。-
  就在虎娃都不准备为难她的时候,她忽然两只手抓着虎娃的大家伙,低下头狠狠的允吸了下去。
-  “喔···”虎娃顿时就舒服的低吼了起来。-
  她的动作很青涩,不时的牙齿就碰到了他的肉,但是也充满了诱惑力,很快就把虎娃心里的火气完全提了起来。-
  不过他却还保持着一份清醒,没有对身下的女孩再做什么,而是直接把她的脑袋给挪开,冲她吼道:“过去,到沙发上等我,等我舒服了,五百块给你。”
-  说完,直接就拉过身旁的一个女人,顺着她的脖子就亲了过去,两只手很霸道的就深入了她的衣服里摸索了起来。-
  这些女人说来是陪酒的,其实就是只要客人愿意掏钱,她们就不管做什么都可以。-
  虎娃这一动,女人本能的就想反抗,只是想起她们刚进门的时候虎娃说的只要让他舒服了就一个人发两百块的事情,顿时就放松了下来。-
  只要拿到这两百块,今天晚上她便不用再做其他的事情都可以了。
-  按照卡拉ok的规则,客人给的小费是不用上交的。
-
-  叫小梦的女孩被他推开,厌恶的看了一眼他,就想离开,但是想到他刚刚说的给自己五百块,她还是咬咬牙往沙发上边上走去,走过去,先是看了一眼刘老虎和陈咏梅,然后一个人沉默的坐在沙发边上。-
  刘老虎这个时候也愣住了,愣愣的看着虎娃就当着自己的面和几个女人胡天海地的,一脸的无语。
-  “啊,疼,慢点,你那个太大了。”
-  “轻点,轻点,快被你捏破了”·····靡靡之音整整传了有将近两个小时,虎娃终于才感觉到自己舒服到了极限,只是这个时候,身边的四个女人都已经瘫软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你,起来,张嘴。”
-  虎娃直接把其中的一个女人给拎了起来,一把就把大家伙给塞进了她的嘴里。-
  “用力给我吸,让我舒服了,等会多给你五十块。”-
  说着,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说道:“如果你能把我的东西给吞到肚子里,我等会再多给你五十。”-
  女人本来还想挣扎一番的,但是听到这句话,顿时就不动了。-
  虎娃顿时哈哈一笑,立马抱着她的脑袋运动了起来,不一会,一股精华就喷了出去,全部进入了女人的嘴里。-
  习惯性的女人就想吐出来,但是虎娃这个时候很无耻的提醒了她一下。-
  “五十块。”-
  女人明显愣了一下,然后苦着脸一口把他的精华咽进了肚子里。-
  “这才乖嘛。”
-  虎娃哈哈大笑着,提起裤子,从口袋里拿出三百块往女人面前一甩,然后往每个女人面前甩了两百块,这才缓缓的回到了沙发边上坐下。-
  这个时候,他好像再次变成了那个绅士的虎娃,脸上那股戾气已经消失无踪,变成了平和。-
  “你,没事了吧。”
-  刘老虎发现自己给他说话的时候都有些结巴,好像是被他刚刚的样子给吓住了。
-  “没事啊,我像是有事的样子吗。”
-  虎娃冲他轻轻一笑,然后冲着眼前地上趴着的几个女人喊道:“你们都穿好衣服走吧。”-
  几个女人不由苦笑了一下,虽然身上还感觉很疲惫,但是看到地上的钱,顿时又感觉今天晚上还是很值的,都一言未发,转身走了。
-  “给我钱,我也要走。”-
  叫小梦的女孩也站了起来看着虎娃说道。-
  这个时候,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刚开始时候的傲气。
-  因为她怕了。-
  她看出来了,这个男人真的是什么都能干出来的主。-
  他都能当着自己朋友和人家女人的面和一群女人发生关系,还有什么能做不出来啊,她现在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给你钱,什么钱,我不记得拿了你的钱啊。”-
  虎娃看着她一愣,然后好像想起了什么,说道:“喔,我想起了,我说过了,你陪我的话,就给你五百块,可你不是还没陪我啊。”-
  听到他的话,小梦有心立马就走,但是想到他说的五百块钱,还是忍住了,瞪着眼睛看着他说道:“那你说,怎么才能给我钱,我真的很缺钱。”-
  她说出这话,就说明她的确是出道时间太短,还太嫩了。-
  虎娃顿时就笑了。
-  “你缺钱关我屁事啊,你又不是我的女人,甚至不是我的情人。”-
  他笑着,眼睛不断的打量着小梦玲珑有致的身材,不由看的有些入迷。
-  他刚刚只是看到这个小梦长的很清秀,却没有注意到,这个长的很清秀的女孩身材也非常的棒,穿着三点式,身上所有能看到的都全部看的清清楚楚,小腹上一点赘肉都没有,光滑平潭,就是胸前的两个馒头有些显小了。
-  当然,虎娃心里的小是按照孙玉和秦氏三姐妹在对比的,相比陈咏梅的双峰来说,小梦的资本还是不小的。-
  “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不是做那个的。”-
  小梦顿时就被他看的有些发慌。-
  虎娃顿时就笑了,说道:“你不是做那个的,你说的那个是哪个啊,我有些不明白,说清楚啊。”
-  “我只是陪酒的,不跟人上床。”-
  她虽然知道虎娃是在故意刁难她,但还是咬着牙红着脸说了出来。你赶紧给我钱,我要走了。“-
  听到这话,虎娃原本平静的心再次变得暴躁了起来。-
  立马就站了起来,冲着她吼道:“我TM凭什么给你钱,想要钱是吧,好啊,做我的情人吧,我一个月给你两千块钱,干不干。”
-  他说着,两只眼睛直直的盯着小梦的脸。-
  不由的,他忽然想起了黄雯,他记得,自从上次离开县城之后,他还从来没再见过黄雯。
-  “我,我··”王晓梦很想很干脆的冲着虎娃大声喊一句:“滚,流氓。”-
  然后毫不犹豫的跑步离开。-
  但是最终她还是向现实屈服了,犹豫,迟疑了一会,看着虎娃说道:“你给我五千块,我陪你一年,我真的需要钱,这,这是我第一次做陪酒,我的身子,还,还没让人,碰过。”
-  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虎娃如果不是距离她太近的话,几乎都听不到她的声音了。
-  牙齿咬着嘴唇,已经把嘴唇咬的出血了,可是她却好像一点感觉都没有,低着头,眼睛里含满了泪水。-
  似乎是因为屈辱,也似乎是因为绝望。-
  每个走上绝路的人都有一个让人沉默的理由,她当然也有。-
  她的父亲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三天了,高位瘫痪,必须要截肢,只是,截肢所需要的五千块手术费,她没有。
-  按说,他们家在城里的房子最少也能卖五千块钱,但是,房子的所有权写在她妈妈的名下,而她妈妈,不愿意为了她爸把房子给卖了,不仅如此,甚至还在这个时候选择了和他爸离婚。
-  甚至还想把她也带走。
-  他爸同意了,只是她没走。-
  “我已经成年了,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去留。”
-  这是她的原话,她并没有和自己妈妈吵翻,她知道那没有什么用。
-  “抬头,给我好好看看,你究竟凭什么能给我要五千块钱。”-
  虎娃虽然也感觉她可怜,但是同时,他的心里也生出了一股奇怪的兴奋感,让他就想好好的调戏一下这个女孩。
-  对于穷人的心理,他最能理解,因为他就在一个月前,也是一个穷人,穷的叮当响的穷人。
-  但是,并不是只要是穷人就值得帮助。
-  咬着牙抬起头,王晓梦的眼睛紧紧的闭着,她似乎是在接受审判长的最后宣判一样,在她的心里,她自己的命运已经没有任何光彩了。
-  就在她心中抱着一丝庆幸眼前的人会放过她的时候,她感觉一双有力的大手把她的身子揽到了怀里,她本能的想反抗,但是理智却告诉她,她需要乖乖的听话,这样才能拿到钱。
-  于是,她服从了。-
  “真乖啊,如果你一直这么乖的话该多好啊。”
-  虎娃看着坐在自己腿上的小梦一脸欣赏的说道,一只大手在她光洁嫩滑的大腿上不断的游走着。-
  “真舒服,绸缎一样的软,就冲你这皮肤,五千块,我出了,而且,我还额外再给你一万块钱,只是,这一万块虽然是给你花,但是却是由我支配,你有意见吗。”-
  他看着怀里的人儿说道,还没等她说什么就又说道:“你有意见也没用,我又不会听,不过你可以说出来,让我参考参考。”
-  王晓梦顿时无语,她有种想要把眼前这个无耻之徒给捏死的冲动。-
  就连一旁正在低着头和陈咏梅调情的刘老虎都无语了,陈咏梅也无语了。-
  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能无耻到这种程度。
-  陈咏梅正要说什么,就被刘老虎给阻止了。
-  “他的事情,自己做主,咱们没权利干涉,放心吧,他有分寸的。”-
  他说着,看着虎娃的眼神神采奕奕,就好像在看一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一样。
-  看着小梦不说话,虎娃顿时一笑,说道:“有意见你就说嘛,我还是很人道的,你的意见如果合理的话,我还是会听的,你放心,我不会无聊的把这一万块全部买成冰块堆到你家院子里的,说实话,我其实也不是啥有钱人,我也是个穷人,我知道穷人的感觉。”
-  他终于把心里最想说的话给说出来了,顿时感觉心里都舒服的多了。
-  只是,他如果不是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只手已经跑到了自己的屁股上不断的揉捏着,一只手已经慢慢的爬到了自己的大腿根处在轻轻的抚摸着,王晓梦或许还会相信他的话。-
  “我,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把给我爸找个好病房。”-
  她还是说了,强忍着身上酥麻的感觉,带着轻喘把身子完全靠在了虎娃的怀里,说道:“我现在就想我爸能好起来。”-
  听到她这话,虎娃顿时就听出来了,她怕是八成和黄雯的情况一样。
-  “说说你的情况吧。”-
  他看着她说道,在她大腿根处不断摸索的手缓缓的离开,放到了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
  或许是因为他温言细语的话,也或许是因为他的抚摸,王晓梦竟然感觉到一股可耻的安全感。
-  不过她还是款款的把自己家的事情给说了出来。-
  “我擦,这世界还有这么无耻的女人,我他妈如果碰到这么一个女人,拼了不要命都要把她弄死,贱货,婊子,王八蛋。”-
  听完了她的话,虎娃立马就大骂了起来。-
  “这种女人,真是,哎。”
-  刘老虎也说道,不过没说全,只是叹了口气,对于别人的家事,他不想做过多的评价,说出来都是伤心。-
  陈咏梅则是直接沉默,她是女人,而且还是离异的女人,对于被背叛的感觉,最清楚不过了。
-  王晓梦也沉默,她的母亲,她不能骂,但是她不能阻止别人骂,听着别人骂她,她心里竟然舒服了许多。
-  “你放心,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这个女人,交给我对付了。”-
  虎娃顿时很豪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