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下)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下)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下)

在小区门口,赵宾找到魏虎时,魏虎立刻就明白他想说什么事情。魏虎裂嘴笑笑。他看看赵宾,心里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他们走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当赵宾突然一拳打在魏虎的左脸上时,魏虎就象撞了墙一样嗷的一声就倒了下去。 -

-  赵宾看着魏虎轻易被自己打倒了,登时来劲了,口中哇啦哇啦地骂着脏话就扑上去。 -
-
  忽然,魏虎飞起一脚就将赵宾踢开了。这一脚正中赵宾的胸口,赵宾几乎气都连不上了。赵宾倒在地上,嘴巴里骂着:「妈拉巴子,你玩阴的。玩了女人你还有理了」。魏虎几步就上来,挥拳就打。 
--
  几个回合下来,赵宾就已经是鼻青脸肿,气喘吁吁了。他根本不是魏虎的对手,魏虎比他更高更壮。他原来以为魏虎理亏,不敢还手,没有想到这是个不按规则出牌的人。 -

-  魏虎压住了他,屁股坐在他身体上面气粗地骂道:「妈的,就凭你小子也敢跟老子动武,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老子跟你的姓」。说着一拳就打在赵宾的脸上。 -

-  赵宾惨叫一声。 -
-
  魏虎又骂道:「老子知道你为啥找我,是不是我搞了你娘,你不服气啊。老子告诉你,是你娘勾引老子,你怪谁。」说完又是一拳。赵宾又是一声惨叫。他的脸已经彻底被打肿了。 
--
  赵宾哀求道:「别打了,魏叔,我错了,求你别打了。」魏虎听了笑道:「小子,服软了。老子今天就要打软蛋。老子和你岳母上床管你屁事,就凭你还想来诈老子钱,找死啊你。」说着又是狠狠一拳。赵宾已经被打得彻底没有脾气了。他躺在草坪上不知道多久,魏虎已经早没有影子了。 -
-
  赵宾身子又疼心里又气,不曾想自己来找魏虎,不仅没有搞到钱反而被他打了一顿,吃了大亏。他左思右想,就埋怨起岳母了。如果不是她和魏虎有私情,自己怎么会被打?她要找男人自己管不着,可她偏偏找魏虎这样不讲理的人。看来柳月说得对,她妈是个表面端庄温柔,骨子里却浪漫多情的女人。 -
-
  赵宾没有回家,他直接打车去榕城大学找到了乔亚。乔亚一见到他,很吃惊的样子,又见他满脸都是肿的,就忙带着赵宾到医务室包扎伤口。包扎好后,二人到了校园外面的一个烧烤摊位坐下,赵宾捂着伤口,心里又恨又怕。心道,妈的,今儿倒霉,遇到个强的。今儿是栽了,老娘被人搞了不说,自己也被打得一塌糊涂。真他妈的背啊。 
-
-  乔亚要了啤酒,二人就喝起来。乔亚笑道:「咋的,你今天被人打了。」赵宾口中诺诺,瞪着眼气道:「妈的,说起来气死老子了,我去收钱,没收到反而被人暴打一顿,你说这是什么世道!真她妈倒霉」。他想起来心里就气得要发疯。 -

-  那个狗日的魏虎,居然要当他爹,妈的,操,我操你八辈子祖宗!还有岳母也不是好东西,找个这样粗鲁男人。 
-
-  乔亚看看他,嘿嘿笑道:「我听你岳母说你小子在公司里面混得不错,还是个经理。咋还需要你去要钱? 
--
  你是不是干了什么错事被人发现了。是吧。」赵宾听了不吭气,心道他妈的就你聪明啊,瓜娃子。 -

-  赵宾忽然站起身,一把抓住乔亚的衬衣衣领,把他从椅子里拎起来。赵宾狞笑着看着乔亚说道:「你他妈的刚才说啥?」乔亚见其突然翻脸,一时都傻了。 
-
-  赵宾猛的一拳就打在乔亚的左脸上,乔亚啊一声就趔趄后退几步。周围坐着的人见突然有人打架,不由有人就叫起来,打人了!赵宾见状,就一把抓住乔亚,拖着到了一个僻静地方。 -
-
  乔亚的鼻子已经流出了血。陪笑道:「宾哥,我不知道哪里得罪你了。」赵宾听了怒道:「你小子以为老子是瓜的,你小子以前和我老婆有一腿是不?上次去西安你小子又调戏我丈母娘,你以为老子眼睛的瞎的。今天老子心情好,就是来找你算帐来了。你还装蒜!」乔亚哭丧着脸,说道:「宾哥,你错怪我了。我和柳月是同学,可我们啥关系没有啊。你丈母娘她主动挑逗我的,我是一时没忍住」。他说着伸手到衣服里面掏出了一卷钞票,递到赵宾手里,说道:「这些钱都是你的,你饶了我。以后我们再没有瓜葛,行不?」赵宾看着手里那一叠钞票,几乎傻了。这个瓜皮居然拿钱给他!赵宾几乎没有犹豫就把钱拿到手里,他低头数着。 
--
  乔亚喘口气,看着他笑道:「你今天就是来跟我说钱的吧。」赵宾点点头,嘿嘿说道:「你也不能白摸啊,我丈母娘那可是一个大美人。又白又嫩的。你总得出点血吧。」乔亚见他笑起来,嘿嘿笑道:「那是,不仅是又白又嫩,而且还水滑水滑的,那屁股,嘿嘿,搞起是舒服。」赵宾听了眼睛几乎瞪圆了,心里拔凉拔凉的,口中苦道:「妈的,你不光摸了,你小子还干了?我操!」说毕,挥起一拳打在乔亚的鼻梁上。乔亚一声惨叫,脸上就象开了杂货铺一把,五光十色。 -

-  赵宾压住乔亚,怒道:「妈的,就凭你小子这德行还搞女人,你说,你使了什么阴招,她怎么就答应和你打炮了」。 
-
-  乔亚擦下流到嘴巴的鼻血,大声喘息道:「我也没有咋的,反正我摸她,她又没闹。后来我见她也挺动情的,就一起去找了个僻静地方搞了搞。」赵宾听了道:「就这么简单?我操!我都不行你小子就能行?」说完赵宾就后悔了。 
--
  乔亚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嘿嘿笑道:「宾哥,敢情你是吃醋了。要不兄弟我帮你,我们的事情就了了,你说咋样?」赵宾眼睛咕噜噜乱转,忽然说道:「妈的,你说了就了啊。你帮忙?有俅用! -
-
  我妈她不会干啊。你那不是白扯啊。」乔亚嘿嘿笑道:「只要你答应,我就有办法。只是在她面前,你得装得很怕我,我说啥你都不能反驳,要装孙子。那才有戏。」赵宾听了心里一盘算,管俅的,装什么都行,只要能把那娘们拿下。这个乔亚一肚子坏水,没准能成……想着赵宾不由嘿嘿一笑,又一想这个乔亚不是什么好东西,,完全就是个流氓啊,万一把丈母娘给玩出问题了咋办。 -
                                              
-                                                                                                                                                                                   第五章 -

-  乔亚突然出现在门口时,夏晓兰惊呆了,大睁着眼睛半天才说道:「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住这?」乔亚笑道「不欢迎啊」。 -
-
  关上门,乔亚就把妇人紧紧抱住,两个人的舌头就纠缠到了一处。妇人丰耸的乳峰紧贴住男人的胸口,身子几乎就是挂在男人身上了。丰满白嫩的性感大腿勾住男人的大腿。双手贪婪地在男人身体上滑动着,从脊背滑落在男人的屁股上,她使劲地抓着,口中喃喃笑道:「我昨晚做梦想到你了,你今天居然就来了,你是不是知道我想你了。」乔亚笑道:「那是。你哪儿想我啊,是不是又想我给你捅捅眼啊。哈哈,上次搞了我一直想你呢」。 
-
-  夏晓兰的手就下去抓了男人的肉棒狠劲一捏,乔亚疼得哎呀叫起来。夏晓兰却松开手,扭着大屁股跑开了。乔亚却要追上去,却见妇人就平趴在沙发上,自己把屁股上面的裙子高高撩起来。裸露出雪白丰满的大腿和肥挺的大屁股。妇人趴在沙发上扭头含笑看着他,雪白滑腻的大屁股不时地向上撅起,就好像这时有男人正在插入她的屁股一样。乔亚看了一乐,这女人居然没有穿内裤。 -
-
  乔亚扑过去,贪婪地揉搓着夏晓兰雪白的大屁股和丰大腿。他起身来脱了裤子。从后抱住夏晓兰肥挺的臀部,将肉棒缓缓挤开妇人肥大的阴唇插进去。夏晓兰就哦噢低声叫着。乔亚温柔地用手揉搓妇人肥挺的双乳,口中喘息道:「咋样,塞满了没」。 
-
-  夏晓兰转头媚眼看下乔亚,喘气道:「好着呢,你把我的肉洞洞都塞满了。 
-  快干吧宝贝,我都等不及了,你快干我吧!」。 
-
-  乔亚挺动屁股抽动起肉棒,感觉妇人的阴道紧窄。乔亚的腹部与夏晓兰的雪白的肥臀互相拍打着噼啪作响。肉棒每一次深深地插入夏晓兰肥腻的肉穴深处总带出来一片淫水。夏晓兰闭上眼睛紧咬双唇,大屁股却向后挺动迎合抽插,口中不停地发出柔软勾魂的呻吟。 -
-
  乔亚抓住夏晓兰的胳膊,一手去紧握住夏晓兰雪白高挺的乳房。屁股极力地耸动着,拍打着夏晓兰肥大的屁股摇荡不已。 -

-  乔亚喘息道:「你屁股好大好骚啊,我喜欢干你的屁股!」。 -
-
  夏晓兰淫荡地叫道:「我的大屁股就是留给你捅的,你使劲捅啊!」夏晓兰雪白肥嫩的屁股被乔亚干得涌动不停,丰满硕大的乳房不住地摇摆,一身的浪肉都颤动起来,一时间妇人是淫态毕现。更兼二人淫声浪语不歇,且越说越下流,二人都被刺激得越发的疯狂不已。 -
-
  不知道什么时间,屋子里面已经站了一个人。这人神色非常紧张。 -
-
  夏晓兰被乔亚抱了起来,下体还插着肉棒。她双腿紧夹在乔亚腰间。她的白嫩圆满的大屁股随着男人的动作翻腾着肉浪。妇人口中叫唤不止。就在乔亚一转身时,夏晓兰突然发现面前站着个人,她几乎吓呆了。 -
-
  是赵宾! -

-  「啊」,夏晓兰一声尖叫,丰满的大腿极力地夹住,然后张大嘴叫唤:「啊,不要!不要啊!停下来!」夏晓兰感觉血在向头上涌着,她极力要推开乔亚。可是她做不到。 
-
-  乔亚的力量太大了。夏晓兰口中叫着「不要不要啊!」。她红着脸眼睛偷偷瞄着赵宾,妇人心里羞愧不已。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在自己和男人偷情做爱时,女婿突然出现了。这让她无地自容。女婿不仅看到了她的裸体,甚至还看到她与男人做爱,看到她身体最隐秘的地方。她此刻对于女婿已经没有秘密了。 -
-
  乔亚把夏晓兰放倒在沙发上,用手控制着她极力挣扎的身体,粗大的肉棒继续抽插着。妇人惊奇地看到赵宾居然走了过来。他的眼睛在喷火。 
-
-  赵宾早就在门口等着。他是和乔亚一起回来的。他直到听到里面传出了岳母畅快的叫声他才悄悄开门进来。他心跳的几乎无法呼吸。他看到岳母雪白的肉体跪在沙发上,乔亚正在把肉棒狠劲地插入,乔亚回过头来看看赵宾,嘴角含着笑。 -

-  乔亚直到射精后,才放开夏晓兰浑圆丰润的身体。夏晓兰把脸埋在沙发里面哭泣着。赵宾尴尬地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岳母。乔亚看着这对母子,笑道:「这么巧,赵宾你回来了,你妈不知道吧。」赵宾含糊地说道:「就是,我没说,太突然了,你们正在忙。我这,打扰你们了吧」。 -

-  乔亚笑道:「去你妈的,说这些!没事的,你有啥不好意思?一回生二回熟,我和你丈母娘都干了好几炮了。你没见过你妈光屁股吧,嘿嘿,你小子算是今儿开眼界了。你别说,你丈母娘还真他妈的又白又嫩,水又多。搞起是舒服!」赵宾嘿嘿笑道:「就是就是。」又一想不妥,我他妈的又没有干,怎么就是呢。忙又说:「我不晓得不晓得。你干过你说了算,你说了算。」赵宾这话一出口,不仅乔亚乐了,连刚才还在哭的夏晓兰也扑哧笑了。 -
-
  乔亚笑道:「妈的,我看你小子是有病了。这他妈的多白多嫩的女人,你说你不晓得,有你咋样的男人吗?过来!」赵宾听了,忙走到沙发前。夏晓兰已经是羞得满脸绯红,又紧张又亢奋,赤裸的雪白如玉的丰满肉体微微颤抖着,大腿紧紧夹住,一头秀发披散开来,头埋在沙发中不敢动弹。 
-
-  乔亚道:「你睁开狗眼看看,白不白?」赵宾忙道:「啊,白。」乔亚道: -
  「嫩不嫩?」赵宾忙摇头,说道,「我真不知道,没摸过」。 
--
  乔亚嘿嘿道:「妈的,你个兔崽子,过来摸摸不就知道了吗?快来摸摸!」当赵宾的手摸着夏晓兰赤裸的脊背时,夏晓兰羞得身体不停颤抖着。赵宾也紧张得手抖得不能控制,呼吸都困难起来。乔亚在一旁看着,抓住他的手,径直就向妇人的肥挺的大屁股上摸去。 -
-
  夏晓兰不由得口中惊呼一声,心中一荡漾,肥挺的屁股顿时酥软了,紧夹着的肉穴中一股淫水猛地涌出来。 
--
  乔亚在边上看了笑道:「妈的,反应还挺大。我搞你半天才流水。你女婿才摸摸你,还没捅你的下面的肉洞呢,你就喷水了都。你被刺激得受不了了吧,嘿嘿。」夏晓兰听了这话羞得几近无地自容了。赵宾在一旁只得尴尬地傻笑。 -
                                              
-                                                                                                                                                                                     第六章 
-
-  吃晚饭时,乔亚看着赵宾对夏晓兰说:「阿兰,你这女婿很乖的。」夏晓兰笑道:「你咋知道的,我不觉得他乖。他可鬼机灵得很。」乔亚笑道:「是吗? 
--
  他是真的乖,你不信是吧。」乔亚就对着赵宾笑道:「你听着,我和你妈已经都打过炮了,我他妈的也就算你的长辈了。以后你干脆就喊我干爹。听到没?」赵宾听了,心里那个气,可是又不好表现出来,事前已经说好了都听他的。 -

-  想不到他会整这花样。妈的,这小子纯粹是在报复他、玩他。赵宾想想就暂且依他,事情如果不成,再找机会狠狠收拾他。 
--
  赵宾只得苦着脸,憋半天说句:「干爹。」乔亚听了,眉眼都乐到一起了,手指着赵宾,大笑道:「好好好,干儿子。你真他妈的听话。」夏晓兰惊奇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两个年轻人年纪差别不大,怎么女婿甘愿喊他干爹啊,他们是闹着玩吧。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

-  吃完饭,赵宾就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看电视。乔亚和夏晓兰相拥着进了卧室。他们没有关房门。赵宾清楚地听到房间里男女的调笑和打闹声音。 -

-  卧室里,乔亚把妇人压在床上,舌头去妇人的湿润的红唇边吻着。妇人微睁开眼香舌伸出来要舔食乔亚的舌头。乔亚却把舌头躲开,妇人的舌头落空了。 
--
  妇人见他在故意捉弄她,害羞地轻轻用手扭了下男人后背。听得男人叫疼,妇人又忙去给他揉揉。妇人撅嘴道:「讨厌,乱玩什么呢?没想到你人看着老实,其实还这么坏。搞得我尴尬死了」。 
-
-  乔亚笑道:「我怎么坏了?我不觉得啊。你说得好没理」。 -

-  妇人媚眼看着他,脸红道:「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的?还有赵宾怎么突然就回来了。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猫腻。故意搞什么鬼名堂」。 
--
  乔亚笑道:「你太聪明了。你家住址我早知道了。我和你女儿不光是同学,而且还是那种关系。嘿嘿。至于赵宾啥时回来的,我是真不知道,不过这小子很听话。而且长得那么帅,你不会讨厌他吧?」妇人听了登时就被吓了一跳。这个乔亚果然和柳月有一腿,看来赵宾说的话不错啊。这个可怜的女婿,自己老婆和男人偷情,甚至当着他的面。看来在西安是他们约好的。想着妇人反而同情起赵宾。心中想着赵宾受到的委屈,一股母爱在涌动。 -
-
  赵宾听着浴室里男女的说笑声,心里恼怒,妈的,跑我家里来当大爷来了,搞了丈母娘不说,还让老子当孙子,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妈的,这会子这对男女八成就在那乱摸乱搞呢,也不关门,把老子当太监了。 -
-
  夏晓兰和乔亚相拥着出了房门,乔亚对赵宾说道:「干儿子,我和你妈洗个澡。」说毕两人就笑着进浴室去了。赵宾听了,这两人居然就光屁股洗鸳鸯浴了,真他妈的有情调啊。 -
-
  片刻,浴室中水声四起。 -
-
  赵宾听着浴室里面的水声和不时传出来的男女调笑声,看电视也看不进去,只是胡乱地调着电视频道。这时,电话响了。赵宾去接电话,是李菊打来的,问她岳母有空出去打麻将不。赵宾没好气地回道:「她忙得很,没时间」。就把电话挂了。 
-
-  赵宾才又躺进沙发,就听到浴室中乔亚在喊:「干儿子,过来一下」。赵宾心里骂道,你他妈的才是干儿子,狗日的还来劲了。虽然这么骂,却还是起身去了浴室门口,探个头朝里面望望,浴室的玻璃门是半掩着,却看不到人。赵宾想这两人多半是在浴缸里面泡着呢。 -
-
  赵宾小心翼翼地说道:「啥事情」。 
--
  乔亚笑道:「进来吧」。赵宾听了就傻了,你们两个人在里面光屁股洗澡,我进去算怎么回事情。赵宾犹豫了一会还是换了拖鞋进去了。岳母果然躺在浴缸里面,水面是一层泡沫,岳母看到他进来,害羞地把丰满的胸口掩住。 
-
-  乔亚坐在浴缸边上,乔亚笑着对他说:「你妈的腿有点不舒服,站不起来了,你抱她出来,给她擦干了再抱到卧室去。我在那等她。」说完乔亚就光着屁股径直出去了。 
-
-  赵宾僵在那里半天没有回过味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情,怎么还要他帮忙,这有他什么事情吗,这他妈的不符合剧情发展需要啊。这个乔亚是个变态啊。 
-
-  赵宾还在发呆,夏晓兰却含羞说话了,「阿宾,妈真的站不起来了。乔亚他就是不抱我。你过来扶我一下吧。」赵宾听了岳母的话,也只好就硬着头皮走上前了。妇人的身体很光滑细嫩,赵宾使力很大的力才把岳母扶起坐在浴缸边上。 -

-  岳母害羞地用手掩住雪白高挺的玉乳。赵宾的心咚咚跳动着,他拿了浴巾把妇人的背擦干了。 
-
-  赵宾把浴巾递给岳母好让她自己擦身体正面。岳母没有接浴巾,她斜眼看看他,声音很小地说:「阿宾,你很紧张吗?没见过妈的光身子吧。没事的,妈不怪你的。妈知道你早想看妈的光身子。今天你可算是看到了。妈都是四十多的人了,还怕你个小年轻看吗?你别不好意思。你又不是没见过女人。其实妈也紧张得很。来,孩子。别怕。来给我把身子擦干吧。」赵宾颤抖地拿着浴巾,看着岳母慢慢地把横在胸前的手拿开。他看着岳母雪白丰满的玉乳上一对乳头就如同红樱桃一样鲜嫩。 -

-  赵宾颤抖的手拿着浴巾轻轻触到岳母雪白的乳房时,岳母就突然口中发出一阵娇吟,她的身体紧紧靠在了赵宾身上。双手抱住赵宾的腰。妇人紧张地喘息着。 -
-
  妇人口中说道:「宾,妈好紧张啊。妈想到在你面前光屁股就羞得不行。真是想不到妈会这样子让你看身子」。 -

-  赵宾颤声道:「我也紧张得很。妈,你真白嫩。身子摸起好滑」。说着赵宾大着胆子就在妇人玉白滑嫩的背上轻轻摸弄。 -
-
  妇人只觉得浑身麻酥酥的。妇人红脸含羞地轻声道:「去你的!尽说好听的。 
-  哄我开心呢?柳月不比我白嫩?这算咋回事情哦。我俩这样子算是越轨了吧。都怪乔亚。他太坏了。搞我还让你在边上看。我们都上他当了。哎。你把妈的光身子都看完了。妈丢死人了。你不会瞧不起妈吧?你可不能把今天的事情告诉柳月啊」。 -

-  赵宾叹气道:「不会的。我和柳月好久都没做爱了。她忙得很,哪想起我是谁。还就是妈你对我好。我心里明白得很。以后啊我照顾您」。 
--
  妇人叹气道:「这我早看出来了。你不容易,委屈求全的。柳月在外面和男人乱搞,你忍了很久了。妈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你个大男人没个女人疼哪行?妈今天也想通了,反正妈的肉身子也让你看了,也没啥好害羞的。乔亚刚才跟我说,要喊你来抱我,还说我们三人一起做爱。妈都想通了。反正不是外人,自己家女婿做爱总比外人强。何况你受那么多委屈。妈就算是安慰你吧」。 -
-
  赵宾听了心里激动,妇人的话让他感动不已。他低下头大胆地凑到妇人嘴唇边轻轻吻了一口。妇人激动地伸手抱住他的头,俩人的嘴唇死死地纠缠在一起,舌头贪婪地相互吸允着。 
-
-  过了好一会,赵宾颤抖着嘴巴说道:「妈,好点没?我抱你出去了。」岳母紧抱着他的双手不好意思地松开。赵宾把白皙丰满的岳母抱了起来。夏晓兰微闭着双眼,脸红红的,双手却不知羞耻地挂在赵宾的脖子上。赵宾闻着妇人肉体发出一阵阵的香气。他的下体早已经是一柱擎天了。 
-
-  妇人早感觉到赵宾的肉棒在胡乱地顶着她屁股上的嫩肉。妇人心里害羞,这孩子故意挑逗呢,妇人不觉暗笑起来。头就靠到赵宾怀里。正好就看到赵宾的奶头。妇人害羞地一笑,你既然故意顶我屁股,那我也弄你。想着妇人就伸出舌头去舔赵宾的乳头。赵宾忽然被妇人这么一弄,哎呀一声,手就一软。妇人一声叫,赵宾忙又抱紧妇人滑腻柔软的光身子。妇人扑哧笑道:「宾,别调皮了,你慢点。 
--
  你就别逗妈了。妈重,你小心脚下打滑摔着了,不是玩的」。妇人一边轻轻用手在赵宾的屁股上面捏了一下,赵宾就感觉浑身一阵的酥麻。 
-
-  赵宾把岳母轻轻放在了床上。乔亚笑着站在床下,将床上赤裸的夏晓兰抱了起来。朝向赵宾。赵宾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妇人脸红红的眼睛含羞看着赵宾,轻咬着嘴唇,玉白美嫩的大腿中间,那一个淫靡的穴口就如同开苞的花朵一样,随着妇人紧张的呼吸那穴口在一开一合着,隐约可以看到嫩肉,房间里面充满了温热滑腻淫靡的气息。 -

-  这一刻,赵宾的血就如同过电一样冲上九霄云外,身体内的雄性本能就如同洪水一般无法控制。他的阴茎高挺着,在岳母的肉穴口慢慢地蠕动,他在模仿乔亚。男人的阴茎与女人的肉穴每一次的接触都如同一次甜美的香吻,只是这更加强烈,更加堕落。 -

-  赵宾看着岳母的脸在抽搐着,她在极力控制自己不叫喊出来。大腿内侧的滑腻嫩肉不断摩擦着赵宾的鸡巴。当赵宾终于将肉棒狠狠插进去直接贯底时,岳母的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口中啊啊地叫喊出声,「哎呀!捅进来了!」她早已不在害羞地假闭眼睛了,含情的大眼睛大胆地死盯着赵宾。 
--
  赵宾喘息着发力挺动着屁股,奋力抽插着。一根玉棍在妇人的肉穴中翻飞。 -
  直搅得妇人淫水四溅。 
--
  乔亚把赤裸的妇人放在了床上,赵宾就上前将赤裸的身体压住了岳母的光身子,他的手揉搓着岳母滑腻高挺的玉乳,轻轻拨弄着红葡萄一般的乳头,一边将粗大的肉棒在岳母的肉穴中极力抽插着。赵宾喘息道:「妈,你里面还挺紧。我整得你舒服吗?」岳母的喘息声越来越大,她的双手已经不自觉地紧紧地环抱住了赵宾的屁股,一边屁股向前迎合着,一边双手将赵宾的屁股向自己的肉穴拉动着。房间里充满了年轻男人和妇人淫乱的肉体碰撞声和呻吟声。 -
-
  妇人手紧捏着赵宾结实的屁股,嘴里含着笑轻声道:「坏东西,就知道你早就没安好心。成天挑逗我呢。妈今天不怪你,你受了不少委屈。你别怪柳月。柳月欺负你的,妈今天补偿你。你憋了很久了,今天妈让你搞个够!」。 -

-  房间里面充满了年轻男人和妇人淫乱的肉体碰撞声和呻吟声。间或听到妇人的尖叫声和男女的笑声。 
--
  就在赵宾与他的丈母娘在恣情求欢时,乔亚已经坐在一辆出租车里面,当司机问他去哪里时,他笑道:「火车站」。他看着车窗外的景色,口中哼着:「妈的,都不是好东西!咱们东北人,都是活雷锋!翠花,上酸菜!」 -
-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