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沉沦与抗争
沉沦与抗争
一觉醒来,周倩发现李冰河已经躺在自己身边,一身的酒气未消,正呼呼大睡,估计回来没多久。周倩今天还得上班,赶紧匆匆忙忙起床。这头一件事就是换内裤。说起来真是羞人答答,昨晚洗澡的时候已经拿香水瓶自慰过了,睡觉的时候周倩还是做了一晚上春梦。梦境内容周倩根本不愿去回忆,不过,潜意识里她当然还记得。梦里的男人一会是阿君、一会是那坏蛋,反正就是没有自己的丈夫。-

-  醒来的时候,周倩感到下体有些古怪,伸手一摸,发现自己泄过身了,内裤黏糊糊的。周倩有些担心自己做梦的时候说梦话,不过看丈夫醉得人事不省的样子,就算自己说了,他也听不到。周倩安下心来,换了一条式样相对保守的棉质内裤,以好好呵护下自己的小-妹-妹。-

-  然后,在一番纠结之后,她选定了一条肉色裤袜,这裤袜是双层设计,不仅保暖,更制造出将肉体透出来的假象——里面那层很容易被误认为是肉肉,显得这条裤袜和春夏款一样透明诱惑。裤袜的腰身在脐上几寸的地方,修长的美腿、平坦的小腹、翘起的丰臀,都被似透非透的裤袜包裹住,更显得曲线玲珑,滑顺可人。
-
-  周倩对着镜子转了几个圈,除了那个让她一直烦恼不已的大屁股,她对自己还算满意。她套上打底衣和紧身线衫、黑色短摆小西装,最后在裤袜外面套上一条酒红色软皮斜褶高腰中裙,一个典型的白领丽人映照在镜子里。-
-
  周倩下楼经过大厦门厅的时候,又遇到高老头了。这老色鬼还是那样色迷迷地盯着她的胸脯和裙摆看,与往常不一样的是,他的样子,似乎没有平时那么痴汉,而是闪烁着几分狡黠。周倩不愿和他纠缠,匆匆忙忙走过去。
--
  刚刚上出租车,周倩的手机提示音就响了。这么早谁会发短信啊?打开一看是一条来自陌生号码的彩信,多半是哪个商家的广告吧。随手翻开,周倩的五官僵住了——那是一张自己昨晚见过的图片,正是自己被赵东亮激吻、抚摸下体的一瞬定格。最无聊的是,在图片边上还配了一行字:「你湿了吗?」周倩脸色涨红,胸脯剧烈起伏,大声对司机说:「停车!」司机吓了一跳,「不是还没到吗?」「叫你停就停嘛!」周倩没心情废话。她匆匆下了车,找到路边僻静些的地方,拨通了夏侯丹的电话,「丹姐,能给我一个端木阳的电话吗?」夏侯丹有些意外,「嗯?你找端木?」「是啊,有他电话吗?他说有事我可以找你要号码的。」周倩很急。-
-
  「不知道他起床没……你等下,我报给你。」夏侯丹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号码给周倩了。
-
-  周倩一秒钟都没耽搁,不过电话是接通了,却迟迟没人接听。周倩继续打,一边自言自语:「混蛋,快接啊!」正碎碎念着电话却突然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嗯?找谁?」周倩劈头盖脸地就开骂了:「臭流氓!还说有事要帮忙就找你,你就是这样帮我的?你要欺负人就直接说,不要这么虚伪好不好?」端木阳显得莫名其妙,「拜托!我的大小姐,你到底在说什么?」周倩最恼火的就是他这种装傻卖呆的样,「你还要装蒜?你到底要怎样?这样猫捉老鼠很好玩吗……」「等等!姑奶奶,你就不能说明白点吗?我怎么就招惹你了?」端木阳打断她。-
-
  周倩天生不会骂人,本来还想把话再说重一点,却没出息地抽泣起来,「昨晚我还真给你骗到了,以为你放过我了,我真傻……」「怎么好好的就哭了?」端木阳还是一副搞不清状况的口吻。周倩没力气再和这一直装傻的家伙厮磨,「啪嗒」一声挂了电话。电话刚挂就响了起来,周倩以为是端木阳打回来了,瞧了一眼电话,却是个固定电话,而且看样子是警局大楼的号码。会不会是李冰河的同事找不到他,打到这里来了?-
-
  周倩抹了一把眼泪,清了下嗓子,接通了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请问是李冰河警长的太太吗?」「我是,有事吗?」对方正式的口气让周倩有点紧张。-

-  「你好,李太太。这里是绿海警署监查室,我们收到一些针对警员家属的投诉,需要你过来做一个说明。」对方这算是下达正式通知了。周倩感到有些奇怪。她没有任何心虚的地方,她从没干涉过丈夫的工作,也没找过警局的人越权帮忙。这种事她本该和丈夫商量下,但是考虑到他刚回家补觉,她觉得有些不忍。她又给杜莹莹挂了一个电话,大美女关机了,肯定昨晚在自己包的场子里闹到好晚。好歹先去看看再说吧。
--
  偏偏这会电话又响起来,这次真的是端木那家伙。周倩满肚子烦心事,干脆把电话给关了。她已经从端木阳反复无常的行动和高深莫测的神情中猜出这会是一场漫长的游戏,这家伙的狼子野心远比黄志伟之流更要龌龊。她现在没心思去管这些。-

-  她向公司请了一上午假,匆忙感到警局。监查室的接待女警员,倒是非常客气,不停地说类似这种投诉之类总是免不了的,一般问询之后就可以结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大家都是同僚,哪里会彼此为难呢?周倩稍稍宽下心来,但是听说找她谈话的人是黄志伟那死胖子,未免又悬起了心。女警员把周倩领到黄志伟办公室,然后就关上门走了。矮胖的黄志伟从办公桌后探出身子,开口之前先盯着周倩细细打量了一番,看得周倩浑身不自在。
--
  最后,死胖子的目光停在了周倩的大腿上面,发出啧啧的赞叹:「李太太,虽然你昨晚的钻石比基尼更亮眼,但是我还是更喜欢你穿丝袜的样子噢。」周倩昨天已经受过奇耻大辱,心里也不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当即抗议说:「黄主任,既然是调查谈话,我要求有其他警员在场!」黄志伟愣了一下,周倩的要求是完全正当的,如果不搭理她,她事后单凭这一条就可以告倒自己。不过,他随即嘿嘿一笑,重新靠在椅子上,又短又肥的手指在胸前交叉,悠然地说:「李太太,你真的要这样吗?我本来还想给你留点面子呢!」周倩怒问:「到底哪方面的投诉?请黄主任不要装神弄鬼。」「哪方面的?李太太应该心里有数啊,自然是有关生活风纪方面的。虽然法律没有规定说警员家属就要特别遵守妇道,不过一旦警员的太太红杏出墙,影响到警员的工作那可就不是私事了。何况这位警员是一个身负要职、前途无量的年轻警长呢!」黄志伟陡然一本正经起来。
--
  周倩心里一寒,「你?那彩信?」「哈哈!李太太也是明白人,这事不用说那么明了吧?」黄志伟得意地瞄着周倩苍白的脸。-
-
  「你跟踪我!」周倩有点难以置信。
--
  黄志伟呵呵一笑,「都说李太太是绿海警界第一花,名花即便有主,也难免有人觊觎。身为监查人员,防范于未然也是应该的嘛。」周倩退了两步,拽着门把就要走,但是门牢牢锁着,纹丝不动。
-
-  黄志伟冷笑,「李太太,这门是电子锁,我不开门,你休想出去!还有,这里是一级机要办公室,隔音超强,你要是想喊也随你。」周倩回过头,瞪着黄志伟,「你别想再乱来,我丈夫不会放过你的!」「你丈夫?呵呵,你想你丈夫看到你发骚的样子?应该不会吧?」黄志伟突然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目露凶光,「李太太,你仰仗的另有其人吧?你的情人手眼通天嘛!偷走我的手机,还派黑客侵入我的电脑删除我的文件,要不是我在网路上备了一份,还真让你滑走了!」「什么?」周倩只觉脑袋里「嗡」了一声。原来端木阳真的没有恶意,非但没恶意,还悄无声息地帮了自己!如果我稍微有耐性听他的解释,我还会掉进这个狼窝吗?-

-  黄志伟多精明的人,一眼看出周倩内心的挣扎,趁热打铁地逼近周倩喝问:「说吧!谁干的?是不是昨天踢我的那个混蛋?」周倩又是懊悔,又是绝望,大吼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啪」一声脆响,周倩的脸上留下了五道指印。周倩捂着脸,恐惧地看着黄志伟。她只见识过黄志伟猥琐的一面,不知道他还有这么凶悍的时候。
-
-  黄志伟一把揪住周倩的长发,拽着她丢到了沙发上,又是一记耳光,「臭婊子!少跟老子装纯!你到底有多少野汉子?那个医生绝对做不成这些事!说吧,是哪个不要命的混小子做的!」周倩的头发根都要从头皮里脱落了,痛得满脸泪水,她昂着头回答:「我哪知道你的事!」「嘴巴还挺硬的!」黄志伟一把掀开周倩的裙摆,把她压在了沙发上,周倩拼死踢着腿,徒劳无功地挣扎着。-

-  其实,以黄志伟的计划,他本来是打算把周倩好好亵玩一番再行动粗。毕竟这个女人他都盯了快一年了,光是看到她的丝袜美腿都会让他勃起得难受。只不过,事态的发展出乎他的意料。他万万没有料到周倩竟然会主动反击,而且在被自己揭发之后还这么强硬。看来,自己是一直小看这个女人了。为了彻底控制住她,黄志伟决定要彻底地摧毁周倩的反抗念头。-

-  黄志伟桌上的办公电话拼命地响起来,黄志伟哪里肯去接?周倩的裙摆已经被他撸到了腰上,肉色裤袜里面的白色内裤若隐若现,看得黄志伟兽欲喷张,把肥猪脸一下子靠紧了周倩的裤袜下档。-
-
  周倩惊叫起来,拼命地搬弄黄志伟的脑袋,不让他靠到自己的下档。但是黄志伟的左手还拽着周倩的长发,他用力把周倩的头发往后面一拉,周倩的脑袋后仰,钻心地疼,根本顾不上反抗了。
-
-  黄志伟的肥猪脸就这样紧紧靠在了周倩的裤袜裆部,出于本能,周倩拼死想合住双腿。但是,这样反而把黄志伟的脑袋给固定在下面,脸蛋和周倩的下体贴得更紧。周倩特别爱干净,下面也是香喷喷一片,熏得黄志伟有些如入仙境,一条猥琐的猪舌就禁不住伸了出来,「吧嗒吧嗒」猛舔着裤袜中央。-
-
  「不要,混蛋!」周倩感到下面热乎乎、湿答答的一个异物在自己最隐私的部位扫过,尽管隔着一条内裤和一条裤袜,奇怪的感觉还是强烈地侵袭着她。让她更加羞耻的是,她的身体对黄志伟下流的侵犯竟然非常敏感,过了一会,阴道变得湿乎乎的,竟然渗出了淫液。
-
-  「骚娘们,这就发大水了!你给李冰河戴了多少顶绿帽子?只怕你自己都数不清了吧?」黄志伟心中大喜,抬头透了口气,随即把舌尖顶在裤袜的水渍上,一点一点品味着有点骚骚的淫液。-
-
  「唔……」周倩努力不让自己呻吟出声,她不得不承认,被人舔弄着下体的感觉太奇妙了。要是换个人该多好啊!怎么会被这样一个下流坯玩弄?怎么会这样?-

-  「噢,老子受不了啦!」黄志伟伸手扯裂了周倩的裤袜,露出里面的白色棉质内裤。内裤并不薄,但是裤裆那里已经被淫水彻底浸漫了。黄志伟隔着内裤,捏了一把周倩的私处,哈哈一笑:「该老子过瘾了!」说罢,他把自己的裤子一脱,露出短小粗肥的鸡巴,又要压到周倩身上。已蜷缩在沙发一角的周倩伸手去推黄志伟,声音变得沙哑:「黄主任,求你了,不要,不要!」「真的不要?」黄志伟狞笑。-

-  「不要,黄主任,不要过来!我帮你做什么都可以,求你不要这样!」周倩哭着哀求。
--
  黄志伟果真停下了脚步,不慌不忙地回到了办公桌前,把一直闹个不停的电话干脆给拔了线。周倩连忙整理自己的衣服,裤袜已经没法穿了,她又实在不愿意当黄志伟的面脱掉。这时,只见黄志伟从抽屉里拿出一样东西,竟是一根布满倒刺的狼牙仿真阳具,只是比一般的型号要大了好几圈!
--
  「拿着!」黄志伟直接把假阳具丢到沙发边。
-
-  周倩哪里肯去捡,只是哀求着:「黄主任,不要啊!你放过我吧!」「哼,这么说你是想要我的真肉棒啦!」黄志伟哈哈一笑,「真是个骚货!」说着,黄志伟又站起身,周倩浑身一个激灵,忙捡起了假阳具,蜷到沙发角落说:「你别过来!我,我听你的还不行吗?」「这才乖嘛!来,把身子转过来!把内裤脱掉!还是要我帮你脱?」黄志伟隔着两三米远遥控着。
--
  周倩满脸哀戚,缓缓把身体正对黄志伟,又慢慢地去脱内裤。
--
  她当然不知道,她这样不甘不愿的扭捏动作,本身对于黄志伟就是莫大的刺激。他喉结滚动了几下,呼吸十分急促,「快!把内裤脱掉!快点,不然我就过来操你!」「啊,别过来……」周倩只得欠身,把内裤从翘臀上剥开。
--
  周倩两腿并拢,黄志伟其实来得及看清,但是周倩私处那一丛丛的耻毛已经足够让这死胖子浮想联翩。他一手打着手枪,一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数码相机颤抖着声音说:「快点,把大鸡巴插进你的骚屄里!」周倩这才明白他要干什么!一旦被他拍下这种不堪入目的照片,以后岂不是更要受他摆布?周倩简直哭都哭不出来了!而黄志伟的鸡巴头打颤,肥猪脸因为充血而呈现猪肝色,他叫嚷着:「臭婊子,快把腿分开!」周倩缓缓打开大腿,看了一眼手里这根比擀面杖还粗的顶花带刺的怪东西。天啊,把这种东西插进去了,我里面还不得变成布袋啊?难道真像端木说的,我已经成了一块谁都可以咬一口的烂肉了啊!周倩的大脑一片空白,黄志伟则是兴奋得声音都沙哑了。
-
-  说来也许有些古怪,好不容易能一亲芳泽,到了关键时刻黄志伟怎么会让周倩自慰,而不是亲力亲为呢?原来黄志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昨晚他猥亵周倩的时候被人给挤到石柱上,龟头生疼,回去之后才发现顶端的皮肤已经擦破了,就连撒尿的时候都钻心疼,当然更不可能操屄了。
--
  不过,话说回来,以后操屄的机会多得是。眼下看着这个绿海警界最引人的美娇娘自慰,又似乎别有一番风味。何况有了这些香艳的照片,不仅可以拿来当要挟的工具,自己平时也可以用来欣赏。如此美好的前景,怎不让黄志伟心襟动荡,浮想联翩?-

-  「叮铃铃!」电话声急促地响起。明明都已经拔掉了电话线,原来边上还有另外一个电话。黄志伟停下打手枪的动作,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响个不停的电话机。这是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的最高保密级电话,是用来直接向上司汇报有关绝密监查情况的。这电话平时几乎从来不响。拒接这种电话,后果是严重的。他犹豫了一会,电话铃继续固执地响着。-
-
  「他妈的!」黄志伟低咒一声,接起电话,「您好!」那边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但是说话的内容让黄志伟瞬间变了脸色。-
-
  周倩拿裙摆盖住下体,甚至没有勇气穿回内裤。但是黄志伟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像是打蔫的茄子,对周倩说:「你出去吧。」周倩瞪着他,不知他耍什么花样。黄志伟腾地站起来,怒吼道:「我让你滚出去啊!」周倩整理好衣服,把脱下的裤袜塞进挎包里。这个时候黄志伟也已经穿好衣服,他坐在桌前喃喃自语,似乎对周倩彻底失去了兴趣。
--
  周倩把头发搭到一边,遮住被黄志伟打了两记耳光的左脸,不顾接待女警好奇的眼神,急匆匆离开了。她在大厅里似乎遇到了几个相熟的警官,但是,这一切周倩都熟视无睹,一口气赶到到了警局楼下的马路边打车。-

-  一辆越野车停到她跟前,挡住她的视野,她不耐烦地往前走了两步,又猛然意识到什么,扭头去看,果然看到车里有个家伙正坏笑着看着她。-

-  「端木阳!」这是周倩第一次叫这坏家伙的名字,她几乎是凭着本能蹬蹬几步就拉开车门,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一头扎进端木阳怀里大哭。端木阳轻轻扶着周倩的肩膀,任由她哭了个够。
--
  不知过了多久,周倩红肿着眼睛抬起头,胡乱抹了抹眼泪,说:「让你笑话了。」端木阳没吱声,只是伸手拂开周倩左脸上的头发。那里娇嫩的肌肤已经红肿起来,端木阳的手指头滑过,动作很轻,但是他的手上布满茧子,周倩忍不住哎哟叫了出来。
--
  端木阳放下手,把脸转开,平视着正前方,低沉地问:「他怎么你了?」端木阳阴沉的表情让周倩吓了一跳,她怯生生地说:「还好,没什么……多亏来了电话。那个电话是你打的吧?」端木阳没有回答,轻声反问:「为什么要挂我电话?还关机?要是他一直不接电话怎么办?」现在周倩脑子里还是乱乱的,没来得及把这一切拎清楚,但是她已经有所感觉。她本想好好道歉的,看到端木阳这么关心她,心里说不出的暖意,情不自禁地撒起娇来:「你总有办法的,不是吗?」「也许吧,我在这栋楼里是认识几个人。不过,也未必来得及就是。」端木阳冷冷说。
-
-  周倩伸手轻轻拽着端木阳衣袖的肘部,「端木,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你错了。我对你不好。」端木阳发动了车子。-
-
  「这是去哪?」周倩其实并不真的关心这个,逃过一场劫难之后,她对端木阳这个几乎算是陌生人的家伙充满了依恋。不管端木阳带她去哪都无所谓。虽然他表面上不是坏坏的、就是酷酷的,可是她已经认定这个男人一直在暗中保护着自己。至于他的流氓习性?谁个没有缺点啊?端木阳像昨晚一样面无表情,过了很久才回答:「让夏侯小姐帮你冰敷一下吧,不然你的脸要好几天才能消肿。」「噢。」周倩有点委屈地答应着,她本来很想和端木阳单独处一会的,不知这事怎么又扯到夏侯丹了?去诊所找个护士不就行了吗?但是端木阳这股子不怒自威的气势又让她不敢多问。
--
  端木阳打了个电话:「你到茶坊等我,我马上带周倩过来。」不用说,接电话的肯定是夏侯丹。听端木阳这随随便便的说话口气,他怎么也不可能是夏侯丹的手下。正胡乱猜想着,车子已经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茶社边上。端木阳领着周倩从侧门进去的,来到了一个院子里,夏侯丹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
-  端木阳丢下一句:「我还有事,先走了。你等下送周倩回家吧。」话音未落,端木阳的背影已经消失在院口了。周倩突然委屈得想哭,但是夏侯丹正搂着她的肩膀进屋呢,她只得忍住。-
-
  房间和茶社外面一样十分古雅,却非常神奇地有着一应俱全的疗伤器具。夏侯丹非常熟练地拿冰袋给周倩敷了脸,之后又用一种不知名的药剂喷洒了一会。周倩的脸渐渐不那么火辣辣的疼了,但是对着镜子照的时候还是可以依稀看出几个深深的指印。-
-
  夏侯丹体贴地说:「有个半个小时就会消掉的。」「好的,谢谢你,夏侯总监!」周倩蓦地觉得和夏侯丹的距离远了起来,称呼也就不由自主地变了。-

-  「怎么这么见外了?」夏侯丹微微一笑,「喝点茶再走吧。」夏侯丹给周倩泡的是一种草叶茶,名字周倩听不太懂,据说有消肿祛痛的效果,落肚之后果真感到浑身通畅。周倩不由有些惭愧。自己对夏侯丹的敌意毫无来由,明明人家对自己就一直很好。她没头没脑地问:「丹姐,有个问题我可以问吗?」「当然可以啊,问吧。」夏侯丹又给周倩斟了一杯茶。
-
-  周倩看着夏侯丹,「那个,端木是你男朋友吧?」夏侯丹放下水壶,似笑非笑地地凝神对着周倩,周倩觉得这个时候的她和端木阳越发像是一对了。夏侯丹忽然笑出声来,「你觉得端木像是做别人男朋友的人吗?」「噢!」桑拿房里那淫乱的一幕浮上脑海,夏侯丹说得确实没错。周倩也说不清是欣喜还是失落。-

-  夏侯丹看着她:「我也有件事不知该不该说。」「啊?丹姐有话就说。」「嗯,倩倩,我想提醒你:端木阳这个人,离他越远越好。」听到这话,周倩心里的滋味怪怪的,忍不住直愣愣地反问:「那你呢?」「我和你不一样的。何况,你是有夫之妇。」夏侯丹盯着周倩,目光如炬。-

-  周倩的脸顿时就发烫了,若不是本来就红肿,一定非常显眼。过了一会,她欲盖弥彰地解释:「其实我和他没什么的,昨天才第一次见面。」夏侯丹点点头,「我知道。对了,倩倩,你结婚也有好几年了吧?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周倩很奇怪话题怎么转到这里来了?她老实地回答说:「我父亲走的早,我妈妈在大陆照顾我弟弟。去年冰河的父亲又过世了。现在都忙事业,太早要孩子怕没人照看。」「如果打算要孩子,还是越早越好呢!」夏侯丹叹了口气,「女人就是这么回事。」这一刻,夏侯丹显得分外失落,一改昨天的精明和自信。周倩也不由得心情沉重起来。如果照一般理解,夏侯丹是防范自己和端木阳关系走得太近吧?要说她和端木阳没有特殊的关系,是怎么都难以置信的。可是看她说话的样子,又似乎是出自真心。
--
  其实周倩自己心里又何尝不是一团乱麻?她虽然从少女时代起就特别容易招惹男人注意,但是她从来都不是随便的女人。经历过大学毕业那年的一次阴差阳错的意外,她更是再没有过出轨的念头。现在,端木阳的出现确实让她感到一种神秘的刺激和被默默宠爱的幸福。但是她到底想要什么呢?她自己也并不清楚。-

-  黄志伟要挟、猥亵自己的这个事没法跟丈夫说,没有端木阳的话,只怕自己已经彻底沉沦了。现在端木阳解决掉了这个麻烦,而且他看样子根本没有要求任何回报的意思。-
-
  那么,就像夏侯丹建议的那样,让这件事彻底成为过去?也许,自己是该生个宝宝,一心一意做家庭妇女?也许,我就不该插到夏侯丹和端木阳中间去?
--
  不管周倩怎么想,黄志伟的要挟事件似乎真的成为一个匆匆而过的小插曲。
--
  黄志伟再没骚扰过周倩,偶尔在社交场合遇到,对周倩也是客客气气的。至于端木阳,干脆就从她生活中彻底消失了。
-
-  重新记起这件事,竟然是因为对此事毫不知情的杜莹莹。那天杜莹莹带着周倩去美体沙龙。按理说,年卡是不能借给其他人使用的,不过莹莹是那家沙龙的高级VIP,自然可以偶尔破例。
--
  经过精油按摩、卵巢保养等一系列常规护理项目之后,两个穿着紧身背心和短裤的小帅哥走进了包厢。虽然以前听莹莹说过这个沙龙里是有男性美体师的、而且她最熟的一个就是男的,但是周倩亲眼看到之后还是睁大了眼睛。
-
-  周倩还在犯晕呢,杜莹莹已经大大方方地解开了睡袍衣襟,其中一个小帅哥走过去看着杜莹莹的下体,笑道:「莹莹姐,你的毛毛又长了好多呢!」「死阿华,你还有脸说呢!不知怎么的,好像越剪越长得快呢!」杜莹莹说着把大腿叉开,「上次你忽悠姐姐,还说弄个梅花形!什么嘛,才两个星期就看不出什么鬼形来了!」那小帅哥嘻笑:「那是姐姐的毛长太快了,可不是小弟忽悠姐姐!」周倩不由看得目瞪口呆,莹莹这不是等于把小-妹-妹都给男人看光了吗?亏他们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地说话!要是自己给陌生男人这样盯着下面看,自己非要羞死不可!正想着呢,另外那个小帅哥轻轻咳了一声,问:「小姐,请问您是想剃光呢?还是想设计一个花式?」
--
  「啊?我?」周倩这才意识到自己也要享受男人的修剪体毛服务,连忙下意识地捂住真空的睡袍,连连摆手说:「那个,你们这有女师傅吗?」那帅哥一时间显得十分困惑,杜莹莹捂着嘴笑了一会才说:「阿亮,我这朋友是第一次来,她不是嫌你长得不好,是还不习惯。」那帅哥的脸色这才恢复一点,杜莹莹又说:「阿亮,既然我的朋友不习惯,去跟老板娘说一声,叫小丽过来吧。」阿亮点点头走了,临走之前还有些哀怨地盯了周倩一眼,弄得周倩很有些内疚。女美体师来了之后,周倩并没有放下心来,因为给莹莹服务的那个帅哥还在房间里呢。
-
-  周倩有心换个房间,不过进来之后做的一系列护理,她们都是在一块,可以一边护理一边聊天。现在猝然提出换房要求,似乎太唐突。左思右想之下,只好把身体转个方向,睡袍也不解开,只是撩起来让美体师给修建体毛。
-
-  叫小丽的美体师先用洗液把周倩的下面消毒,然后涂抹刮毛膏。周倩不想要什么特殊形状,只说把体毛范围缩小即可。小丽会意,「那就剪成标准的小倒三角吧。阴唇和肛门边的毛毛都刮掉,对不对?」周倩估摸着就是这样,连忙点头。
--
  小丽的动作熟练而轻巧,不过还是不可避免地会碰到隐私地带。周倩的下体至为敏感,连忙控制自己,不让自己胡思乱想。饶是如此,似乎还是微微有了一些生理反应。好在下面刚刚洗过,本来就有些湿润,周倩希望可以装傻装过去。-
-
  旁边床位那,小帅哥正和杜莹莹聊得火热,周倩这边则是一片肃静。可能是为了打破尴尬,小丽开始和周倩搭讪:「小姐,应该还没结婚吧?」周倩说:「不啊,我都结婚好多年了。」「啊?看不出来呢!」小丽像是真的很意外,「小姐的阴道口很紧致,而且外阴的颜色也很鲜艳啊!肯定经常做护理吧?」「没,没有啊,这个还有护理的啊?」周倩感觉自己非常老土。而且,当着男人的面,被人谈论自己的下体,她总觉得不自在。-
-
  杜莹莹在一边插嘴说:「当然有啊,我就一个月要漂洗一次呢!不过我们的倩倩宝贝就不用了,看上去跟处女一样呢!」阿华也笑着接口:「可惜阿亮没有眼福!」「坏蛋,你是不是想看啊?」杜莹莹打了那帅哥一下。
--
  周倩给他们说得有点目眩神迷赶紧抗议说:「别笑话我啦,都老太婆了!」修完体毛之后,杜莹莹又和周倩赤身裸体进了密封的蒸汽浴室。两个身材傲人的闺蜜之间少不得对着彼此的身体开一阵子玩笑。然后,杜莹莹忽然叹了一口气,「说起来,冰河大哥真是有福呢!有这么漂亮的老婆,事业又蒸蒸日上!」周倩有些莫名其妙,「怎么这么说呀?照这个话,德伦大哥不是更幸运?」「才不是呢!」杜莹莹压低声音,「倩倩,你没听说吗?」「怎么了?」「唉,德伦他被暂停职务啦,正被调查呢!」杜莹莹一脸愁容,和刚才有说有笑的样子判若两人。-
-
  周倩大惊,「什么时候的事?」杜莹莹说:「就是今天上午的事情。因为之前和沙龙约好了时间,所以我就没推掉。」「那也可以改天啊!」周倩十分感动,「德伦大哥应该没有什么事吧?这年头告黑状的人很多呢!」杜莹莹摇头,「难说啊!做刑警的,你也是知道的,要是不打法律擦边球,那是一个案子都破不了的!非要较真的话,谁保管不被揪到小辫子?何况……」「何况什么?」周倩觉得作为闺蜜没必要这么吞吞吐吐。
--
  杜莹莹苦恼地说:「我总觉得这事和黄志伟有关。他上次找我去谈话,说我在拓展公司业务的时候,不正当地利用了丈夫的职权施压。还为这个要占我便宜呢!我哪吃他这套?反正不客气地训斥了他。」「啊?」周倩吃了一惊,原来她不是唯一受到黄志伟骚扰的警察家属。她同情地问:「这死胖子该不是为了这件事就怀恨在心吧?」「难说啊!这种德性,又处在那个位置上。要网罗点罪名还不容易?」杜莹莹又叹了一口气。-

-  原来她开始的欢声笑语都是在自己面前装出来的,周倩不由十分内疚。她建议说:「既然是这样,你去求求那死胖子吧?」「求他?那不等于送肉上砧板?」杜莹莹苦笑了下,「就怕他吃了人肉还不办人事呢!」「这倒也是……」周倩陪着闺蜜一起发愁。-

-  杜莹莹突然拿胳膊肘碰了碰周倩,「倩倩,听他们说,你对付黄志伟有一套呢!」「哪里有这回事啊?」周倩一阵慌乱。本来被黄志伟骚扰的遭遇她是很想向杜莹莹抱怨的,不过这事牵涉到了自己的「丑闻」,所以她的嘴巴封得很紧。现在杜莹莹提出来,她不由十分尴尬。
--
  「别瞒我啦!」杜莹莹说:「上次联欢会的时候,我看他,对你毕恭毕敬的呢。」「这个,也不是啦……」周倩真不知该怎么说明。-

-  杜莹莹拉着周倩的手,眼睛里突然掉下泪来,「倩倩!我知道这事和你没关系,不过我真的好担心德伦!黄志伟对谁都那么下流,对你偏偏那么客气,肯定是你有什么关系可以压住他,对不对?」「这……」看到闺蜜的泪水,联想到自己的遭遇,周倩头脑一热,说:「莹莹,我有个朋友好像在警局有点关系。但是能不能搞定这件事我就不知道啦。」「啊!我就知道倩倩最好啦!」杜莹莹抱住周倩,在周倩脸上亲了一口。
--
  两个大美女一丝不挂,而且都是波霸级的,这样搂抱,胸口顶到,四陀发面馒头一样的肉肉挤在一起,互相碾压。周倩有点不好意思,「还不知我那朋友肯不肯出面呢?」「哎呀,大美女相求,人家说不定求之不得呢。」杜莹莹显然看到了希望。-

-  周倩不忍让闺蜜失望,「好吧,我等下打电话给他。」除了帮好姐妹的忙,周倩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她实在很想再见到端木阳,不能见面的话,至少也想借故给他打个电话。受到夏侯丹警告之后,周倩其实还是找过端木阳的。理由也算冠冕堂皇,为了端木阳帮她的事情,要请端木阳吃饭。但是,端木阳一口回绝了。
-
-  接到周倩的电话之后,端木阳还是淡定的老样子,「警察也有很多不干不净的,你朋友多半不是被冤枉的。」周倩不肯,「一定是黄志伟陷害他嘛,那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我都答应我的好姐妹了!」端木阳说:「好吧。傻妞,下次不要乱答应人了。」端木阳爽快得让周倩意外,而且听端木阳叫自己傻妞,周倩心里甜丝丝的,「知道啦!」看到周倩打完电话一脸甜蜜的样子,杜莹莹觉得有谱,「怎么样?」周倩一时开心,脱口就说:「他答应了,应该没问题。他很厉害的!」「那就好呀!我是不是该请你朋友吃饭啊?」杜莹莹兴奋地问。-

-  周倩忙说:「不用这么客气啦!」一方面自然是不一定能请得动那家伙。另一方面,周倩也不希望好姐妹认识他。这是她一个人的秘密,要请他吃饭也该是她单独请才好。-
-
  自从生日那天的一连串奇遇以来,周倩的心情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好过。不过,俗话说:物极必反。周倩一回到家里心情就跌落到谷底。
-
-  原来,在自家的信箱里躺着一封奇怪的信件。
-
-  看到信封上歪斜的字体,周倩就觉得不爽,到家拆开一看,她当即愣在那里大脑瞬间空白,如五雷轰顶一般!信上只有寥寥几行字:「李警长、李太太,还记得五年前的明月山吗?如果没忘的话,请于明天中午之前转五十万新币到下面这个账户上。记得别耍花样,否则就向全世界公布你们做的好事!」信纸早就飘落在地上,过了很久,一直发着呆的周倩突然捂着脸哭了起来。-
-
  一段早已尘封的记忆,就这样,以一种李冰河夫妻最不想见到的方式重新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