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被M的张老师
被M的张老师

被M的张老师

高三那会儿是挺无趣的,爹妈管得严,也多亏了有张老师给我们发泄。我们
经常把张老师的眼睛给蒙上,然后从后面干她小穴或屁眼,让她猜到底谁是谁。
我记得我玩过的一个缺德把戏是把张老师两腿架开绑在椅子上,一口淫肛和骚穴
也随着大白屁股朝天仰起。我给张老师看三种液体,一种是红色的,一种是紫黑
色的,一种是粉红色的,让她选择一种灌肠。红色、紫黑色的液体看起来就很吓
人,张老师选了粉红色。亮子就用大针筒抽了粉红色的液体灌进了张老师的蠕动
的粉红色小屁眼。

  张老师开始似乎是感到屁眼凉凉的,而且那些液体非常浓稠,发出呻吟,一
分钟过后,猛然间张老师发出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拼命挣扎,椅子都嘎嘎响了,
整个人像发烧一样皮肤都发红了。亮子冲着张老师的大白屁股就是一巴掌,说这
不你自己选的么?鬼叫个屁啊。我摸着张老师隆起的雪白肚皮,说老师你选的
是刺激性的香波啊。平常洗澡的时候稀释的香波滴进眼睛里会火辣辣的,现在这
么高浓度的香波碰到肠黏膜自然刺激得很厉害。张老师哭了起来,大屁股徒劳地
摇着,不一会儿就毫无尊严地失禁了。我们把它用摄像机录了下来,很快张老师
红着脸失禁的样子传遍了全校我在外漂泊的几年,张老师被一届一届的学生们玩着。
每次回来都能感到张老师的变化。除了奶子更肥了、屁股更圆了,操进去的时候
鸡巴觉得她的骚逼更有层次感,缩阴的功夫也更好,蠕动起来连我这种老手都顶
不住。我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亮子带了一帮哥们迎接我,推着一辆车来。把车上

大盒子的盖子掀掉,只见张老师被捆成了一个美肉粽子,嘴被胶带纸封着,大白
屁股朝天,骚穴里插了一根燃烧的红烛。大白屁股上写着「欢迎小北凯旋」的黑
色大字。当天晚上张老师陪我睡,用了很多新开发的技巧伺候我。我拍着张老师
的大屁股,觉得这女人真是个可以无穷开发的尤物。